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異世無冕邪皇 > 第4247章 仰望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vfxobc.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陣道十二卷》中的所有陣法,風絕羽基本上都已經爛熟于胸了,再加之陣法一道的修煉本就是以“悟”為本,所以他并不看重如何保護陣法的私有性,換句話說,人各有別,即使有一百個陣法師,修煉同一種陣法,最后也會出現一百個樣子,故而沒有必要藏私,更何況《陣道十二卷》最重要的組成部分,是那些七級、八級乃至更高級別的陣法,就算陸嗣源現在想要,他也拿不出來。

    正因為如此,風絕羽才毫不吝嗇的投桃報李。

    話說完,風絕羽便準備抄錄,哪知道陸嗣源擺手打斷,笑道:“你答應就好,不瞞小友,此典中的陣法,老朽已經摘錄的差不多了,你只要點頭,老朽便可以完成這個夙愿。”原來人家早就把《陣道十二卷》的陣法摘錄完畢了。

    這樣一看,陸嗣源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啊,風絕羽心說,但臉上依舊是真誠無比道:“那更好了,省的我再摘錄一次了。”

    軒轅雉聽到師父從《陣道十二卷》把陣法摘錄下來,準備送給他傳承下去,又見風絕羽十分大方點頭認可,這才沒再繃著小臉,沖風絕羽哼了一聲:“你還懂得知恩圖報,總算沒白幫你。”

    這叫什么話?我恩將仇報了嗎?

    風絕羽膩歪的想著,不過馬上又釋然了,軒轅雉這丫頭面冷心熱的特點,他慢慢領教了。

    隨后風絕羽又拋出了幾個有關陣法修煉的問題向陸嗣源請教,老人家高興,知無不言,聽的他大呼過癮,一些以往搞不清楚的地方也漸漸明晰了起來。

    到是軒轅雉,由于她的陣法基礎只能說一般,風絕羽和陸嗣源所聊的又是五級、六級陣法最為高深的那一部分,她根本就聽不懂,急的她直擦汗,不過通過觀察,軒轅雉暗暗吃驚了起來,先前覺得恩師對風絕羽過分贊賞心生不滿,現在一聽,這個家伙的陣法修為可不比老師低上多少啊,人家是怎么修煉的,年紀輕輕的就跟恩師一個境界了呢?

    看來以后要在陣法上多下功夫了。

    風絕羽和陸嗣源進洞一聊就是大半日,始終不見出來,這可急壞了外面久候的班通盧等人,他們還指望著能跟陸嗣源多說兩句呢,最好請到新圣城的紫光分閣里面招待起來,畢竟,現在的陸嗣源已經是半神了。

    半神強者,才是真正無敵的存在,放眼天河星界,只有各大修真星的護法尊使才是半神強者,但那些人壓根就不出來,他們秉承著神明交待的任務,只負責守護自家的修真星,直到有朝一日感應到飛升之期,方才會把手中大權傳下去。

    而在下界,所有修真星的護法尊使都必須嚴守一條規則,那就是不摻合到任何斗爭當中。

    除此之外,真正的半神強者就寥寥無幾了,但想當然的是,四大修盟絕對是有這樣的高手,可也不會多,一個最多。

    至于十大氏族,有的有,有的沒有,不管有沒有,都是機密。

    還有一些散修、天宗、望族、門閥什么的,一般情況下是沒有的,若是有人突破了半神,早就大張旗鼓的宣傳了。

    在無序之界,都是擁有道武圓滿境的老怪物們的戲臺,可一旦有人突破了半神,整個天河星界都會發生巨幅地震。

    所以,班通盧等人的焦急是有道理的,因為就這么一會兒的功夫,黑泉山內外無聲無息的出現一個個人影。

    這些人沒有隱匿自己的行藏,但班通盧等人根本不知道他們是何時進來的,就連風絕羽擺在外面的陣法都沒能及時預警,直到班通盧和曲綾昔同時發現木屋外出現了好幾個高矮胖瘦不一的高手之后,班通盧才意識到,木屋后面的那小小的山洞,恐怕會在往后的數萬年內,成為顯赫萬古的寶地了。

    這個地方怎么選的,真是太好了。

    班通盧暗暗的贊了一聲,旋即才回身用著大半日前用在陸嗣源身上的那份恭謹和尊敬,沖著站在空地樹林邊緣地帶的數名不速之客深深的施了個大禮。

    以班通盧的修為,以及他做為十大氏族之一掌權者的身份,能讓他施此大禮,來人必然都是了不得的身份。

    只見木屋正北方向,站著一個全身黑衣的瘦老頭,此老一大把胡子又臟又亂,頭發也是蓬蓬糟糟的有如雞窩,他的臉形細長,小鼻子小眼,但嘴巴卻是奇大,樣子十分丑陋,然而班通盧卻不敢造次,相反,在看到這個老頭的時候,他平生僅見的把頭故意低下去三分三,根本不敢正視此老,仿佛跟那雙小眼睛對上,自己會魂飛魄散一般。

    在黑衣瘦老頭的身邊,還有一高一胖兩個老者。

    高老者身著錦鍛華服,胸前補有金龍圖,兩袖一系青云一系青風,腰纏冠玉寶黃帶,足下騰仙踏云履,高老者鶴發披肩、雙目炯炯、長髯飄飄,一雙瞳子明如日月,隱隱給人一種強烈的壓迫感,尤其在高老者的左邊太陽穴上,還印有一天生的印記,形狀如火,顏色晦暗發青。

    至于那胖老者,則是穿著一件非常樸實的青衫長袍,挺著個老大的肚子背著手,一雙布鞋土不拉嘰,但勝在干凈,此老面胖如饅頭大包子,兩邊太陽穴鼓鼓、雙頰高聳,臉上的肉一顫一顫,紅光滿面。胖老者自打出來就一直在笑,也不知道對什么人、什么事笑,反正就是笑的合不攏嘴。

    班通盧知道這三名老者,可是大有來頭。

    首先說高老者,正是圣星盟的三盟主,道號廣明子的釋青陽。

    至于胖老者,來頭也響,也是圣星盟的一位盟主,號稱笑仙的李團樸。

    說起來這兩個人可都是大名鼎鼎的,放眼天河星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但要是跟那黑瘦老頭比起來可就差多了,雖然此人也是圣星盟的人,但并不在圣星盟的編制當中,也不是什么首腦,可卻是天下皆知。

    因為那黑瘦的老頭正是圣星盟大盟主的義兄,人稱阿羅鬼的鮑勛。

    阿羅鬼,這是號,外號,聽上去是鬼修者,卻也不錯,他的確是鬼修,不過如果因為這個小瞧了鮑勛,那就大錯特錯了,因為此人的實力比釋青陽和李團樸還要高,雖然三人同為道武圓滿,但釋青陽和李團樸兩個人加在一起,也未必能打過鮑勛。

    所以,外面一直在傳,說是圣星盟原本有四個盟主,并不是空穴來風。

    這鮑勛一直住在圣星盟的盟城中,從未離開過,跟大盟主玉鑒子北冥南落又是結義兄弟,兩兄弟早在兩萬年前就聲名鵲起了,曾經是天河星界最不可招惹的人物之一,這兩個人的關系好到什么樣子,外界傳聞多如牛毛,但總而言之,沒有說兩人關系破例的人,由此可以看出,圣星盟確實強大。

    今日黑泉山偶見盛況空前的天象,引來了圣星盟兩大盟主,還有一個隱藏在暗處的阿羅鬼,班通盧及時腦子再遲鈍也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了,更何況來的不僅僅是三人。

    除了鮑勛、釋青陽、李團樸之外,木屋對面的西北方向還有一個黃錦加身的老道。

    離老首不遠的樹梢上,停著一個子只有米許左右,身上還掛著肚兜的女娃,沖著山洞方向一個勁兒的瞧。

    反方面的西南一側,隱蔽的樹林里,有一個黑衣精干負劍的男子抱著胳膊往里面看,此人黑巾蒙面,看不出長相幾何,但氣勢卻一點不輸給前面幾個,尤其是此人身后背著的那把劍的劍柄,非常奇物,竟是一對腦靠腦的狼首。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紫衣人、一個穿著袈裟滿頭黑白發的假和尚、一個綠裙綠鄉鞋,頭發都是綠的美婦……

    如此種種,反正左左右右、前前后后十多人吧,早就無聲無息的把木屋給圍起來了,并且目光全部投向山洞,壓根沒看班通盧等人一眼。

    他們不說話,甚至至之不理,班通盧、班宜修卻是一點脾氣都沒有,尤其是班宜修,猛然間回頭望,乍一看來了這么些人,他都吃驚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心里開始從左往右依次的數著。

    “阿羅鬼鮑勛、廣明子釋青陽、笑仙李團樸、黃錦袍方任言、煙羅林童姥黃渺兒、雙狼劍巫西潭、紫鷹翟上清、空空和尚普濟、冠妖姬綠慕……”班宜修一看這些人,心臟砰砰直跳,心想好家伙,陸嗣源這一成半神,把這么多老怪物給勾出來了,這里面有一個算一個,可都是能跟族長分庭抗禮的圓滿境高手啊,竟全來仰望陸嗣源了。

    半神境,果然厲害。

    班宜修目光一掃,旋即跟班通盧一樣低下了頭,別看他的身份是族老,但只有在班氏族地好使,到了外面,誰管你是什么人,尤其是鮑勛、釋青陽這類的,更不拿他當回事了。

    果然,兩個人高聲躬禮,根本沒有引起各路強者的正視,他們就像沒看見一樣,直勾勾的盯著山洞,也不知作何感想。

    同時,山洞里,坐了近一日的陸嗣源雙手撐著膝蓋站了起來,微笑道:“聊了這么久,也該出去了,別讓外面的道友久等。”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江西福利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