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魔尊的重生嫡妃 > 第三章:渣妹好戲,娘親威武

第三章:渣妹好戲,娘親威武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vfxobc.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三章:渣妹好戲,娘親威武

    沐云姜只是淡淡地掃了一眼站在那里氣勢凌人的沐沌良。這個父親是如何的無情,再次重生歸來的她,還能不明白么?如果不是因為她還有利用價值,只怕他就不是質問了吧?而是直接殺了她。

    “將軍,大小姐一直臥病在床,如何能傷得了二小姐,請將軍不要誤會了大小姐。”青兒直接跪到了地上,替自己的小姐申辯著。

    雖然青兒也知道,她這樣的申辯根本沒有任何的意義,甚至還會給自己的小姐惹來麻煩,但她還是要申辯。

    “簡直沒規矩!將軍在問大小姐的話,哪里輪得到你一個奴婢多話!”段氏扶著沐云月也走進了房間,此時,正怒視著跪在地上的青兒。

    就在這一刻,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半躺在床上的沐云姜,衣袖底下的手,都緊緊地握在了一起,指甲直掐進了掌心里。

    若不是極力的控制,只怕,她現在就會要了沐云月的命。剖腹殺子之痛,死無存尸之仇,如今看到沐云月,她能不恨?

    但,她就是再恨,都不能當著沐沌良的面兒對沐云月如何,起碼,目前不可以。

    依著她的記憶,現在的自己,還不是沐沌良的對手。而沐沌良對段氏母女到底有寵愛,兩世記憶,沐云姜還是知道的。

    “云姜,為何要傷月兒?”沐沌良再次看向沐云姜,問道。

    “父親,你不要再怪姐姐了,姐姐也不是有心的,姐姐的臉已經毀了,父親,你就饒了姐姐吧。”沐云月讓段氏扶著,走到了沐沌良的身邊,聲聲哀求著。

    “月兒,你不要再替她求情,這些年來,你已經受了不少的委屈了!”段氏瞪了眼躺在床上的沐云姜,說道。

    今天這么難得的機會,她又怎么可能讓沐云姜好過?

    “將軍,你也看到了,連一個奴婢都這么囂張,絲毫不把將軍放在眼里,可見她的主子平日里如何了。將軍,今天如果不能給月兒一個交待,那么,就請將軍,允許我們出府吧!這么多年了,這委屈也夠了!”段氏的這一招,果然夠絕的,當年她和段沌良就是兩情相悅,可惜,段氏只是個小戶人家的女兒,進不了沐老夫人的眼。

    這才被沐老夫人棒打鴛鴦,娶了沐云姜的母親,蘇氏為正妻。

    但是,沐沌良前腳才將蘇氏娶進門,后腳就在外面買了個院子,將段氏養在了那里。

    等到蘇氏知道這些的時候,段氏已經懷有身孕。這對于當時的蘇氏來說打擊自然不少,更何況她當時也正懷著沐云姜。

    就是那樣,蘇氏懷抱著兒子,挺著肚子,看著沐沌良滿臉心疼,極盡呵護地將段氏迎了進府。

    所以,沐沌良對段氏母女的寵愛那才真的寵愛,至于沐云姜,呵呵,若不是礙于方方面面的壓力和利益,只怕這將軍府,早已經容不下她了。

    “青兒,去給小姐把藥端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平靜的聲音傳了進來。

    至此,沐云姜的母親,蘇氏才走了進來。

    “是是是,夫人。”青兒楞了一下才反應過來,有夫人在,她就不必擔心大小姐會受傷了,所以,急忙站起身,就往廚房去了。

    “見過將軍。”蘇氏對著沐沌良輕輕欠身,算是行了禮。隨后便坐到了床沿,伸過手,輕輕地撫著沐云姜的臉。疼惜之情,溢滿臉。

    看著蘇氏的平靜,沐沌良倒是覺得內心有愧了,剛才的怒火,也熄滅了不少。

    “娘親。”沐云姜看著蘇氏,良久,才克制住自己的情緒,喊著一聲娘親。

    前世,正是因為她的有眼無珠,她的母親才會被段氏算計,毒發身亡的。

    距離那個時間……

    一年后!

    想到這里,沐云姜的眼神閃過一抹痛恨,但很快就掩飾過去了。

    蘇氏看著她略有激動的情緒,只當她是因為落水的事情,現在后怕而已。

    “有娘親在,就算娘親不在了,還有綠蕪谷在,姜兒莫要怕。”蘇氏的聲音,不大不小,但是,在場的人都聽得真切。

    是呀,毀了容又如何?就算將來被三殿下退婚又如何?

    蘇氏的娘家可是綠蕪谷,實力比將軍府更堪的綠蕪谷。

    沐沌良聽著蘇氏的話,拳頭緊握了一下,在他眼里,蘇氏的這些話分明就是說給他聽的,也分明就是在威脅他的。

    但是偏偏,他還真的拿蘇氏沒辦法,畢竟,他現在不能得罪了綠蕪谷。

    “聽說,你們要出府?那就出吧,將軍就讓管家多給些銀子,莫要虧待了,畢竟,也侍候了將軍這么多年了。”蘇氏掃了眼段氏母女,然后,才抬起頭,看向沐沌良。

    “蔣軍,我們!”果然,一聽到蘇氏的話,段氏就急了。

    “好了,這個事情就算了,你扶月兒回房休息,讓大夫來給月兒檢查一下腳上的傷。”沐沌良雖然也氣惱蘇氏的囂張,但是,他也知道,如果真的再這么糾纏下去,對段氏母女都不利。

    “是,將軍。”段氏雖然不甘,但是她也知道現在不是跟蘇氏對著干的時候。

    沐云月憤憤不平地看向沐云姜,如果不是段氏拉得及時,只怕,她已經沖上前,要撕爛沐云姜的臉了吧。

    也還好段氏拉得及時,否則,這撕破的就不是沐云姜的臉了。

    段氏扶著沐云月離開了,沐沌良看著坐在那里的蘇氏,還有躺在那里的沐云姜。

    “以后,沒有我的允許,不得走出房門半步!”沐沌良到底是看到了沐云姜臉上包扎著的紗布,還有她慘白的臉色,盡管心中憤怒,氣惱蘇氏的囂張,卻也終是沒有真的要拿沐云姜如何。

    說完便也大步離開了,從頭到尾都沒有過半句的關心。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門口,沐云姜緊握的手還是沒有松開。

    “姜兒,以后,莫要委屈了自己。”蘇氏看著自己的女兒,心疼她的隱忍。

    “娘親。女兒讓娘親擔心了。”沐云姜看著蘇氏,這個拿命護著自己的人,沐云姜想到前世蘇氏死于毒藥,于是,急急地就將手指按在了蘇氏的脈搏上。

    這一世,她絕對不能再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娘親沒事兒。”蘇氏看著她的動作,內心一陣的暖意。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江西福利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