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混沌天帝訣 > 第10章 宰了掌門的男人!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vfxobc.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你說什么?”

    端木青衫猛地回頭,他嘗試了十年,想要改良自己配置出來的“化氣冰火酒”,借此來驅除體內那道劍氣,可是一直也沒有成功。

    現在,凌峰居然說缺失的那一味藥材,就在藥園之中!

    “如果將一味鼠兒果加入進去,就能中和您這‘化氣冰火酒’中冰魂花和烈陽果的藥性,從而一點點驅散掉隱藏在您丹田之中的那道劍氣。”

    凌峰緩緩說道。

    端木青衫的面色,越發的驚訝起來。

    只是聞到酒香,就知道化氣冰火酒最重要的兩味藥材是冰魂花和烈陽果,這個小子,究竟是何方神圣?

    他的醫術,已經超越了普通的醫者,是和自己一樣的道醫!

    普通的醫者,只能治療凡夫俗子,撐死了治療一些鍛體境,凝氣境的武者。

    可是道醫,就算你是那些執掌帝國皇權的君主,亦或是宗門之主,圣地之主,受了重傷,道醫也可以治療。

    只是,這十幾歲的毛頭小子,怎么會有如此高明的醫術?

    “居然是鼠兒果嗎?”端木青衫搖頭苦笑,“我一直將這種低階的藥材,當成是雜草呢!”

    “只要將鼠兒果加入到您的化氣冰火酒之中,驅散體內的劍氣,大概需要三年時間。不過……”凌峰的表情十分嚴肅,這是他的習慣,一旦給人診病的時候,就會無比專注。

    “不過什么?”

    “您的傷勢一直壓在丹田之中,所以劍氣暴走的時候,就會傷了臟腑。”凌峰皺起眉頭,“我可以給您把脈嗎?”

    “你看吧。”身為一名道醫,端木青衫很清楚,望聞問切,雖然望也可以診治病情,但是想要完全的了解病人的情況,最好的方法還是把脈。

    凌峰伸手搭在端木青衫的脈門之上,沉穩有力的脈搏,讓他有些驚訝。

    一個被劍氣侵蝕丹田十余年的老者,居然還能有如此有力的脈搏,證明了端木青衫的修為,的確強得離譜。

    良久,凌峰皺起了眉頭,緩緩道:“好強的劍氣!”

    凌峰難以想象,一個人的丹田內埋著這樣的劍氣,居然還能撐得住十幾年!

    這不是一般的劍氣,就算是改良的“化氣冰火酒”,也不可能驅散這道劍氣,頂多就是給端木青衫續命罷了。

    “哼哼,上一代問仙宗掌門的劍氣,自然強大!”端木青衫輕哼一聲,恨聲說道。

    “上一代掌門?”

    “不錯,不過他也沒占到便宜,我只是受了傷,他卻死了!”

    “……”凌峰的額頭上爬起幾道黑線。

    這個端木青衫,宰了上一代的問仙宗掌門!

    難怪問仙宗那些峰主都對端木青衫十分仇視……

    自己可真是拜了個好師傅啊!

    “怎么,聽到我殺了問仙宗前掌門,你怕了?”端木青衫嘿嘿笑了起來。

    “有什么可怕的?”凌峰劍眉一揚,“難道我現在說我怕了,楊威那些人,就會放過我嗎?”

    “有膽魄!”端木青衫十分贊賞的看了凌峰一眼,換做一般人,只怕會被嚇得立刻就逃到外門,跟自己徹底劃清界限吧。

    “繼續說病情吧。”凌峰看著端木青衫的眸子,“你的傷,我可以治!”

    “哦?”端木青衫有些詫異,這樣的傷勢,連他都幾乎束手無策,這個小子,居然敢斬釘截鐵的說自己可以治好?

    “據我所知,普天之下,只有一門針法,可以化解我體內的劍氣。”端木青衫緩緩道:“那是二十年前就已經銷聲匿跡的醫圣凌寒陽一手所創的《太玄針灸術》,可惜,凌寒陽早已駕鶴仙游。”

    說著,端木青衫嘆了一口氣,提起酒葫蘆,仰頭又飲了一口。

    “凌寒陽,是我爺爺。”凌峰從懷中取出一包金針,淡淡說道。

    嘭!

    酒葫蘆落在地上的聲音。

    端木青衫愣住了,不可思議的看著凌峰,“你……你說什么?”

    “凌寒陽,是我爺爺。”凌峰緩緩又重復了一次。

    “醫圣凌寒陽,是你爺爺!”端木青衫一臉震驚,哪里還有半點前輩高人的風度,甚至連雙手都因為激動而顫抖起來。

    “難怪,難怪了!哈哈哈,醫圣的孫子,你竟是醫圣的孫子!”

    “我可以用太玄針灸術,封住你體內那道劍氣,可是以我的水平,還無法直接用針法化解掉你的劍氣。”凌峰正色道:“您這道劍氣被壓制在體內太久,想要徹底清除,除了用針灸之外,還需要一些其他的藥材作為輔助,才能徹底將那劍氣化解。”

    端木青衫漸漸冷靜了下來,沉聲道:“你需要什么藥材?”

    “大多都是你配置化氣冰火酒的藥材,還有一些,分別是霧靈花,紫蘇草,飛針草……當然,還有一味最重要的,便是石髓花的露珠。”

    凌峰一口氣說了一大串,把那端木青衫聽得一愣一愣的。

    這些藥材,他連想都沒有想過去用。他的老臉微微發燙,虧自己自詡是什么神醫,可是和凌峰比起來,就好像一個牙牙學語的小孩在站在大人面前似的。

    良久,端木青衫終于鎮定了下來,沉聲道:“這些藥材,我這里都有,以后你就在我這小竹峰待著吧,沒有我的命令,不要出去。”

    “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端木青衫的弟子,誰敢動你,我弄死他!”

    “額……”凌峰愣了一下,繼而欣喜地朝端木青衫躬身一禮,“謝師尊!”

    ……

    飛星峰,山頂一座金碧輝煌的大殿之中。

    “你說什么!”

    端坐在峰主寶座之上的一名長須男子大手一拍,重重拍在寶座的扶手上,直接“咔嚓”一聲,將金石打造的扶手都拍成了兩段!

    這個長須男子,自然就是飛星峰峰主,楊威!

    在他面前,則是五名傷痕累累的少年,戰戰兢兢的跪在地上,正是任一飛等人。

    “不可能,絕不可能,昨天明明只是凝氣一重,幾天就達到了凝氣三重,而且連凝氣四重的武者都能打敗?”楊威面沉如水,眸中閃爍著怒氣。

    “師……師尊,我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也不敢騙您啊!”任一飛指了指自己臉上的傷痕,“您看,這都是那個凌峰打得。他……他的實力倒是不怎么樣,可是非常詭異啊!”

    “是啊,那小子真的很詭異!他會我們賈家的絕學,又會任師兄的追云步,還……還有一手十分古怪的針法,被他刺中了穴位,立刻就渾身麻痹,動……動彈不得啊!”賈平連忙附和道。

    “哼!不過都是些大路貨色的武技罷了,凝氣三重是吧!”楊威目光一寒,冷冷道:“小小的凝氣三重,又能翻得出什么浪花來?去,把你石太龍師兄喊來,明天讓他去一趟!”

    “是!是!”任一飛忙不迭點頭,跌跌撞撞沖出了大殿。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江西福利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