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混沌天帝訣 > 第100章 神國御醫,凌峰!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vfxobc.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次日一早,凌峰便與文庭光一起前往宗主岳仲廉靜養的水榭。

    由于岳仲廉還沒有完全的康復,所以凌峰還是覺得有必要再叮囑這位憂國憂民的宗主幾句。

    很快,兩人來到了岳仲廉的房間,宗主夫人紅蓮和岳云嵐都在。

    此時,岳仲廉正伏在書桌上,似乎在親手雕刻著什么東西,紅蓮和岳云嵐則安靜的站在一旁。

    今日的岳云嵐,換了一身淡藍色的衣裙,青絲如瀑,發絲間垂著一些彩色的絲絳,優雅中帶了一絲俏皮的味道。

    凌峰微微一怔,不由地有些癡住了。

    恍如隔世的仙子,美得清澈靈動,不可方物。

    說是傾國絕色,毫不夸張。

    不過,凌峰的目光很快落在了岳仲廉的身上,按理說這位宗主不應該這么快就下床活動,不過他畢竟是修為精深的強者,體魄異于常人,雖然生機圖還沒有徹底的補全,不過已經恢復了往日的精力。

    “凌公子。”看到凌峰進來,岳云嵐母女立刻朝他打了個招呼。

    “岳小姐,岳夫人!”凌峰微微點頭,目光看向了書桌邊上的岳仲廉,有些疑惑道:“宗主在做什么?”

    “禮物。”岳云嵐嫣然一笑,“爹爹準備送你一件禮物。”

    “禮物么……”凌峰看著岳仲廉手中,拿著一塊方方正正的牌子,似乎是什么令牌,心想大概是蒼穹派的某種令牌吧。

    等待了片刻,岳仲廉才終于收起了手中的刻刀,長出了一口氣,看到凌峰,淡淡笑道:“小兄弟,你來了。”

    “嗯。”凌峰微微點了點頭,又道:“宗主雖然恢復了些體力,不過也不應該如此虛耗精力,難道忘了我說過的話嗎?半年內,不要太過操勞。”

    “呵呵,只此一次,下不為例。”岳仲廉將手中的令牌,輕輕放在桌上。

    凌峰目光一掃,只見在令牌的正面,赫然刻著“凌峰”二字,筆力蒼勁,有著懾人的氣勢。

    “這是……”凌峰眸中,精芒一閃,身為一名醫者,他很清楚這塊令牌上的雕紋意味著什么。

    神國御醫!

    這赫然是一塊象征著神國御醫的令牌!

    這是醫者的最高榮譽,即便是那些道醫世家的傳人,想要獲得這枚令牌,也需要經過重重考驗,就比如之前那位孫家的傳人孫思懿。

    哪怕以孫思懿的天賦,也是在二十歲出頭的時候才得到這枚令牌,更被稱之為“帝國最年輕的神國御醫”。

    不過現在看來,這個名頭要易主了。

    “神國御醫的令牌,送給你了。”岳仲廉淡淡一笑,“此乃本宗親手雕琢,馬上本宗就會讓人上報朝廷,將你的名字,登記造冊。從今天開始,你就是貨真價實的,神國御醫!”

    凌峰深吸了一口氣,他并不喜歡追求什么名利,但是“神國御醫”這四個字,是對醫者的一種最高認可。

    即便是凌峰,內心依舊不可避免的掀起一陣波瀾。

    “多謝宗主。”凌峰收起令牌,以后拿著這枚令牌一亮,那些道醫世家的傳人,看看他們還怎么在自己面裝B?

    道醫世家傳人,很厲害嗎?老子有神國御醫令!

    “以你的醫術,絕對是實至名歸。”岳仲廉的目光,緩緩打量著凌峰,“可惜了,你這樣的人才,若是能留下……”

    “宗主,我……”

    “本宗明白。”岳仲廉擺了擺手,“你無須介懷,關于你師父的事情,嵐兒也告訴本宗了,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你做得很對。”

    “多謝宗主諒解。”凌峰連忙朝岳仲廉抱拳一禮。

    “聽文閣老說,你今天就要走,本宗不便相送,就讓小女代替本宗,送你出山門吧。”岳仲廉回頭看了岳云嵐一眼,嘴角掛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嗯。”岳云嵐點了點頭,俏臉微微紅了一下。

    “對了宗主,就由我親自護送他返回宗門好了。”文庭光上前說道。

    “嗯,這也是應該的,就勞文閣老多費心了。”

    眾人又寒暄幾句,凌峰也不再逗留,朝岳仲廉拱手告辭。

    待凌峰等人離開后,宗主夫人忍不住紅蓮嘆了一聲,“若是這凌公子不執意要回去,倒是可以舉薦他去天位學府進修,將來與嵐兒,也算是門當戶對。”

    “知我者,莫若夫人啊。”岳仲廉搖頭笑了笑,“罷了,以此子之才,無論到了哪里,絕對都可以有一番作為,至于門戶之見,哼哼,本宗還不至于那般迂腐。”

    “不過,那東都晏家的家主早已多次暗示有和我門蒼穹派聯姻的意思,那晏家的小輩晏驚鴻,也的確是人中之龍,小小年紀,已經是神元境強者,將來必定也是左右帝國局勢的巔峰之人啊。”

    紅蓮有些憂心,近年來,晏家的勢力,無論是在宗派界還是在帝國之中,都越來越大了。

    “晏驚鴻少年得志,鋒芒畢露,的確不可忽視,不過這個凌峰,將來成就同樣不可限量。”

    岳仲廉淡淡一笑,“至于我岳仲廉的女兒要嫁給誰,自然還是要看嵐兒究竟喜歡誰,只要嵐兒喜歡,就是阿貓阿狗也無所謂了。”

    紅蓮白了岳仲廉一眼,輕啐道:“哪有你這樣做父親的,怎么說自己的女兒喜歡阿貓阿狗!”

    “哈哈哈,本宗只是相信,我岳仲廉的女兒,眼光絕不會低到哪里去的。”

    ……

    在岳云嵐的陪同下,很快就來到了蒼穹派那宏偉壯觀的山門前。

    “送君千里,終須一別。岳小姐,告辭了。”凌峰灑然一笑,扭頭看向文庭光,淡淡道:“文老哥,有勞了。”

    “好說。”文庭光眉毛一揚,臉上露出得意之色,挑釁的看了巧巧一眼。

    昨晚,他總算把凌峰忽悠成了自己的“小老弟”。

    “告辭!”岳云嵐咬了咬嘴唇,有些欲言又止。

    “哦對了。”凌峰似乎想起了什么,又道:“記得替我轉告宗主,一定不能妄動真元,更不可勞累,否則生機圖未定之前,還會再生變數。”

    “我會的。”岳云嵐期待的看著凌峰,“還有什么嗎?”

    “對了,九節造化蓮藕,記得一個月服食一節,對宗主的身體大有裨益。”

    “嗯嗯,還有呢?”

    “額……還有?”凌峰仔細思考了一下,這才搖了搖頭,“沒有了。”

    “你!”岳云嵐心中沒來由一怒,咬牙道:“沒有就算了!巧巧,我們走!”

    說完,頭也不回,轉身便大步走進了山門。

    凌峰忍不住摸了摸后腦勺,這是什么情況,怎么說生氣就生氣了?

    “你呀,真是個呆子!”巧巧沖凌峰吐了吐舌頭,連忙追著岳云嵐的背影,大喊道:“小姐,等等我,你等等我呀!”

    “嘿嘿,凌峰老弟啊,別的方面你的確是天才,不過在感情方面,你果然是個呆子。”

    文庭光嘿嘿一笑,伸手抓住凌峰的胳膊,“走吧老弟,老哥帶你飛!”

    話音落下,文庭光身影化作一道激電,帶著凌峰騰空而起,轉眼消失在了遠處的天際。

    這時,在山門之內,岳云嵐這才回頭看向天空,喃喃自語起來:“你這個,大笨蛋!”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江西福利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