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混沌天帝訣 > 第388章 該死的人,是你!(4更)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vfxobc.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站住!站住!”

    林滄浪那怨毒的眸子里面,閃過了一絲猶豫,一絲溫和。

    作為父親,他并不愿意讓林仙兒看到這樣的自己。

    “爹爹,為什么?這是為什么?為什么你會變成這個樣子!”

    林仙兒淚眼婆娑,死死咬住嘴唇,聲音都有些哽咽起來。

    她哭泣著走向鬼面魔君,走向那個渾身充滿著血腥氣味的男人,帶著無比猙獰丑陋的鬼面具的男人。

    為什么!

    曾經那個慈愛的父親,哪里去了?

    林滄浪死死捏緊拳頭,一掌轟出,將林仙兒震飛出去,冷冷道:“再膽敢往前一步,本座絕不留情!”

    《天魔忘情訣》,絕情絕義,六親不認,林仙兒的存在,無疑是林滄浪的一個弱點。

    如果無法拋卻一切的情感,魔功又如何能大成?

    這也是為什么林滄浪這小半年的時間,也沒有找過林仙兒的原因。

    這個女兒,將會成為他煉成魔功的阻礙!

    “噗!”

    林仙兒被一掌震飛,猛地噴出一口鮮血,重重撞在一棵大樹上,不可置信的看著那個鬼面人,淚如雨下。

    “爹爹!你怎么會這樣對我?你不認識我了嗎?我是您的女兒啊!我是仙兒啊!”

    身后的云依依連忙沖了上去,扶起林仙兒,咬牙道:“仙兒,你肯定是認錯了,那肯定不是你的父親,哪有這樣無情無義的父親,會這樣傷害自己的女兒!”

    凌峰也飛身掠了下來,擋在林仙兒和林滄浪的中間,面色凝重,冷冷盯住林滄浪,寒聲道:“林掌門,你當真是仙兒姑娘的父親嗎?”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林滄浪桀桀怪笑起來,鬼面具之下的臉孔,一陣扭曲,“小子,今日不論是誰出現了,你都一定要死!一定要死!!!”

    林滄浪的雙眼,重新被血色布滿。

    他的天魔噬血咒是有時間限制的,一旦超過了時間,他就會飽嘗到萬魔噬心之痛。

    所以,他必須在天魔噬血咒的力量消失之前,將凌峰這個心腹大患,徹底消滅!

    這才短短不到半年的時間,自己雖然憑借著魔功突飛猛進,可是凌峰的實力居然也變得如此可怕,這是在讓林滄浪出乎意料。

    他甚至隱隱覺得,若是再讓凌峰成長下去,即便自己將《天魔忘情訣》修煉到大成,恐怕也無法擊敗凌峰,反而會死在凌峰的手里。

    所以,這是他最好的機會,誅殺凌峰,一勞永逸!

    “如果你是仙兒的父親,那你,更該死!像你這樣的人,不配做父親!”

    凌峰捏了捏拳頭,回頭看了林仙兒一眼,林滄浪剛才那一掌,雖然沒有要了林仙兒的性命,但林仙兒的內心,恐怕已經死了。

    這樣的人,簡直侮辱了“父親”這兩個字,更不配做一名父親!

    “哼哼,你沒有資格在本座面前說教!”

    林滄浪怒目盯住凌峰,暴喝道:“若不是你,若不是端木青衫那個老匹夫,本座如何會落到這步田地!”

    林滄浪指著凌峰,破口大罵道:“你們師徒,奪走了屬于我的一切,你們才是竊賊,才是強盜!而我,天不絕我,讓我可以留下一條性命,就是要找你們這對無恥的師徒復仇!”

    “可笑!”凌峰盯住林滄浪,冷冷道:“若非你貪圖師尊的秘籍,若非你勾結血夜四兇,今日又何至于此?一切都是你自己的貪婪,從前的你,為了自己的貪婪,枉顧宗門的命運!現在的你,為了滿足所為的復仇,濫殺無辜,你,已經不是人了!你!是魔!”

    “魔!”林滄浪仰天大笑,“不錯,我就是魔!魔又如何,貪婪又如何!”

    林滄浪獰笑起來,“凌峰,本座真該謝謝你,若不是你,本座又如何能得到這無上魔功,魔,可比什么三流宗門的掌門,逍遙自在百倍!哈哈哈!人類的鮮血,當真是美味啊!我就是要殺!殺!殺!”

    “你已經,無藥可救了!”

    凌峰深吸一口氣,林滄浪已經毫無人性,現在的他,連自己的女兒都要殺,更別說其他人了。

    這種人,留不得!

    “廢話說得差不多了。”林滄浪舔了舔指尖的鮮血,桀桀怪笑道:“凌峰,在下面好好等著吧,要不了多久,本座就會把端木青衫那個老匹夫也送下去,讓你們師徒在黃泉路上重逢!”

    “不,不要!”

    林仙兒掙脫云依依的懷抱,連連搖頭,聲淚泣下,“爹爹,不要殺凌峰,求求你不要殺他!”

    “哼,你以為自己是誰?你以為自己當真是本座的女兒?哈哈哈,少自作多情了!本座從來沒有什么女兒!”

    林滄浪眸中充斥著殺意,齜牙咧嘴道:“再敢上前半步,休怪本座不念往日情分,殺無赦!”

    “死!”林滄浪口中發出野獸一般的嘶吼之聲,身影一閃,如同鬼影一般,直直射向凌峰。

    一股勁風撲面而來,帶著一股濃郁的血腥氣味,令人作嘔!

    “死!死!給我死!”

    林滄浪對凌峰恨之入骨,唯有將凌峰碎尸萬段,才能讓他獲得一絲絲快意!

    “該死的人,是你!”

    凌峰搖了搖頭,輕輕嘆了一口氣,沉聲喊道:“賤驢,勞駕你送他歸西吧!”

    在剛才林滄浪發泄的時候,凌峰已經通過神念和賤驢談好了條件。

    現在的林滄浪,的確很強,只有讓賤驢出手,才可以十拿九穩。

    一瞬間,虛空中出現了一道黑影,從天而降。

    說時遲,那時快!

    就在賤驢出現的一瞬間,林滄浪的魔爪,也已經狠狠抓出,直襲凌峰的左胸,想要直接把凌峰的心臟都掏出來。

    “哼哼,你這個老怪物,在你神驢爺爺面前,也敢動手?”

    賤驢一出現,驢尾一甩,居然“嗖”的一下變長,好像瞬間變成了一條幾百米長的神鞭,狠狠甩了下來。

    噼啪!

    那驢尾一掃卷起的勁風,直接將林滄浪掃飛出去,連帶著凌峰也被甩出十幾步,一陣狼狽。

    那賤驢,絕對是故意的!

    “嗯?”

    林滄浪眼皮猛地一跳,抬頭一看,居然看到一只渾身漆黑的驢子,凌空而立,在半空中擺了一個十分囂張的造型。

    只見那黑驢耳朵跟蒲扇似的,一顫一顫,還十分騷包地大吼道:“老怪物,你可知道凌峰那小子是本神獸的坐騎!你好大的膽子,連本神獸的坐騎,你也敢動?”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江西福利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