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混沌天帝訣 > 第1111章 一出好戲!(3更)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vfxobc.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詭譎之音,忽然在洞府的深處,蕩漾開來。

    只見那林滄浪取出一張古琴,以音波之力,融入天魔忘情咒,音波無形,透過石門,很快涌入石室之中,灌入凌峰的腦海之內。

    若凌峰當真毫無警覺,頃刻之間,那天魔忘情咒的力量,激發他精神之海的蠱咒印記,恐怕要不了多久,他就會徹底失去自我。

    畢竟,精神之海乃是武者最為脆弱的地方,潛伏在精神之海的那些印記,就好像是一顆顆暗雷一般,一旦爆發,根本難以自控。

    只不過,林滄浪的算計,注定了從一開始就要破產!

    “額……”

    凌峰悶哼一聲,忽然抱著腦袋,一陣痛呼起來,將桌上的茶杯推翻,甚至將石桌都直接推倒,整個人如同瘋狂一般,在石室中上躥下跳,似乎無比痛苦的模樣。

    如此巨大的動靜,自然把林仙兒給驚醒過來,林仙兒看到凌峰的模樣,立刻上前抱住凌峰,無比關切道:“凌峰,你怎么了?怎么突然變成這樣!”

    凌峰卻只是瘋狂嘶吼著,咆哮著,如同野獸一般,身上的元力爆發,直接就把林仙兒給震飛了出去。

    “噗……”

    林仙兒猛地噴出一口鮮血,一臉錯愕的盯住凌峰,聲淚泣下,“凌峰,你這是怎么了?你不要嚇我啊!”

    石室之外,林滄浪和那血劍天君皆是一陣獰笑起來。

    “哈哈哈,成了,那凌峰再妖孽,終究只不過是個小小的神元境而已,如何抵抗得了尸煞蠱咒的威力!”

    林滄浪瘋狂挑動琴弦,天魔忘情咒催發的琴音,不斷爆發,別說是身中尸煞蠱咒的凌峰了,就連血劍天君都感覺一陣胸悶,腦海中傳來一股無比煩躁的感覺,似乎不斷激發著自己的殺意。

    這琴音,本身就是一種控制心神的手段,再加上尸煞蠱咒,可以說是萬無一失!

    果然,隨著琴音不斷變得急促,凌峰的狀態,也就變得越發的狂暴,雙眸變得猩紅,開始瘋狂破壞眼前看到的一切。

    事實上,凌峰也的確正在抵抗著腦海中剩下的那幾道蠱咒印記,盡管凌峰已經十分謹慎,只讓天白帝法相的精神思念體留下了十道印記,留給自己對抗,但那種殺戮的欲望,依舊幾乎難以抵抗。

    可想而知,若是那成千上萬道尸煞蠱咒同時爆發,自己只怕已經變成了林滄浪的傀儡了吧!

    “殺!”

    做戲做全套,凌峰雖然已經漸漸壓制住了那些蠱咒印記,但是表情卻更加的癲狂,一掌轟出,直接把石室的墻壁都轟出一個大洞。

    林仙兒上前想要拉住凌峰,卻反而被凌峰掐住脖子,狠狠甩飛出去。

    “噗!”

    林仙兒重重撞在墻壁上,猛地噴出一口鮮血,暈死過去。

    “殺!——”

    凌峰的雙眸,如同血泉一般,那瘋狂的殺意,幾乎叫人不寒而栗。

    “哼哼,果然已經變得六親不認,毫無常性了!”

    林滄浪看到凌峰居然連林仙兒都要殺,臉上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

    以前的那個凌峰,可以說已經死了,在蠱咒印記的操控之下,凌峰將永生永世,變成自己最中心的走狗!

    琴音一變,狂暴狀態的凌峰,變得漸漸冷靜下來,只不過,他的眼神,變得空洞,無比機械地走向林滄浪,朝林滄浪深深一躬,“主人……”

    林滄浪眉頭微微一皺,“不太對啊,這尸煞蠱咒雖然能夠操控心神,卻不至于讓人變得如此僵硬呆板才對。”

    凌峰心中暗呼不好:自己演過了?

    正當凌峰有些不知所措之時,卻聽那血劍天君道:“這小子也就是神元境而已,那種分量的蠱咒,是用來對付妖帝的,自然影響不大,但這小子嘛,估計承受不住那股力量,變成白癡了吧。”

    林滄浪沉吟片刻,旋即點了點頭,“說的也是,尸煞蠱咒,本座也是第一次用,實際情況有些出入,也算正常。”

    凌峰心中松了一口氣,看樣子,自己算是蒙混過關了。

    至于之前毆打林仙兒那出戲,凌峰出手看起來狠毒,實際上并沒有用多少力道。

    當然,也是林滄浪對那尸煞蠱咒太過于迷信,否則,以他的狡猾程度,未必就看不出凌峰這出戲之中的破綻。

    “哼哼,凌峰啊凌峰,你總算還是落在本座的手里了!”

    林滄浪獰笑起來,“你不是很想見到那端木老鬼嘛,那本座今天就成全你!”

    說著,林滄浪拍了拍手,高聲道:“來人吶,把石室中那個老鬼帶上來,這師徒重逢這出好戲,可不容錯過吶!”

    “是!”

    一名血神教的教徒,連忙前往地牢,將端木青衫押上來。

    不一會兒,就見端木青衫在血神教教徒的推搡之下,帶了出來。

    端木青衫渾身都是鞭笞的血痕,披頭散發,雙眼無神,整個身形,也已經消瘦到了極點,形如枯骨一般,哪里還有那副酒中仙人一般的風度,顯然,端木青衫遭受了林滄浪非人的待遇。

    “林滄浪,你這個畜生,你不得好死!”

    端木青衫的聲音,甚至有些嘶啞,連謾罵都顯得那般無力。

    “端木老鬼,每天都是這幾句,你也不換點新鮮的。”

    林滄浪嘿嘿怪笑起來,“老鬼,今天我倒要讓你見一個人,你的得意弟子,凌峰!”

    “凌峰?峰兒?”

    端木青衫猛地抬起頭,怒喝道:“你胡說,峰兒怎么可能會落在你的手里,絕不可能!他一定會把你這個魔鬼殺死,他一定會將你碎尸萬段!”

    “嘖嘖嘖……”

    林滄浪搖頭笑了起來,“你對自己的徒弟還真是有信心呢!不錯,你的確是收了個好徒弟,你這徒弟,聽說你落在本座手里,可是著急的不得了呢!”

    “你……你這個畜生,你這個魔鬼!”

    端木青衫破口大罵起來,卻被身后一名血神教的教徒一腳踹翻,“你這個老東西,竟敢對教使大人不敬?”

    “嘿嘿,讓他罵吧,他也就剩下這張嘴巴了!”

    林滄浪獰笑起來,“端木老鬼,你今天就好好看看,本座今天可是大發慈悲,特地帶你的徒兒來見你呢!”

    “凌峰,來,看看你的師尊!”

    林滄浪朝凌峰招了招手,凌峰快步走了過來,看到端木青衫的模樣,心中怒火涌動,臉上卻古井不波,仿佛已經完全不認識端木青衫一般。

    “峰兒,是你,真的是你!”

    端木青衫看到凌峰,頓時如遭雷亟。

    居然連凌峰,也已經落到了林滄浪那個魔鬼的手里,完了,一切都完了,再也沒有任何希望了!

    “怎么樣,端木老鬼,你是不是還盼著你的好徒弟會來救你?可惜啊,幻想,破滅了!”

    林滄浪冷哼一聲,伸手指著端木青衫,冷冷喝道:“凌峰,還不快替本座將這老鬼殺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江西福利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