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三國之棄子 >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欲聯合出兵 半路截殺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vfxobc.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蔣琬若是沒有辦法的話,他就不會出來說這些話了。

    只見高順淡淡地說道:“既然蔣大人有此信心,那么就依你所言。不過丑化說在前頭,要是一個月后見不到三萬兵卒,本將可是要軍法處置了。”

    蔣琬則是拱手說道:“大人,若是完成不了。卑職一力承擔!與他人無關!”

    蔣琬的官職是龐德提拔的,成功了有龐德的功勞,這是蔣琬應該做的。要是失敗了,蔣琬可不會連累龐德。

    龐德聽完這些話,心中對蔣琬的印象直接上升了好幾個檔次,這種知恩圖報的人才值得龐德提拔。

    既然蔣琬這么自信,高順不會懷疑的,立馬就給了蔣琬證明自己的機會。

    蔣琬想要在神武朝廷中脫穎而出,必須要有拿得出手的成績。而在一個月內招募三萬兵力,就是蔣琬給自己的挑戰。

    眼看蔣琬有信心去做這個事情,其他人都是陷入了沉思,難道蔣琬真的有辦法去完成這個別人看起來完成不了的事情?

    在眾人思索之際,高順宣布散會,各人全部返回自己的崗位上。

    大殿之中,只留下高順、馬良和龐德三人。

    高順特意要求龐德留下來的。

    感覺時間差不多了,高順對著龐德說道:“令明,陛下有旨意要交給你。”

    龐德立刻正襟危坐,剛才他還在想著高順為何要留下自己,原來這是劉玉有旨意給他啊。

    高順從貼身之處拿出一份簡易的紙張,然后遞給了龐德。

    龐德恭敬地接了過來,如此慎重的樣子,估計劉玉有著十分重要的任務要交給他。龐德看了看高順,不知道高順究竟知道這里面是寫了什么。

    高順明白龐德的意思,說道:“陛下叮囑汝看完之后就立刻銷毀,除了你個人之外,其余人等不可知曉,吾與季常協助你完成陛下的旨意。”

    龐德嚴肅地點點頭,他輕輕地打開之了紙張細看。

    看完之后,龐德就將紙張拿到火盆之處點燃,將其銷毀。

    “高將軍,末將現在就按照陛下的旨意去辦,請將軍給予末將五千精銳及其所需五日糧草。”龐德拱手說道。

    “季常,你下去準備。務必盡快備好令明所需。”高順指揮著馬良。

    馬良當然沒有二話,立刻動身下去準備。

    龐德見馬良走后,小聲對著高順說道:“高將軍,陛下的計劃,只有你我二人可以知曉。”

    高順很是嚴肅。他不知道劉玉搞得如此神秘究竟是有什么巨大的計劃。

    可當高順聽完龐德的話之后,一直保持的死人臉卻是變了數遍。

    “此計若成,劉備只能困于益州爾!”高順給劉玉的計策做了肯定。

    龐德說道:“高將軍,你我之間要配合默契啊。”

    這當然是沒問題的,高順分得清主次。

    高順和龐德開始瞞著所有人進行著劉玉的計劃。

    荊州更換主將的事情,益州的劉備和江東的孫策都是在關注著。

    孫策一聽到荊州日后是高順主導軍事,臉色變得十分的難看。

    作為武將,孫策對于陷陣營是知道的,那種恐怖的戰斗力,孫策想忘記都忘記不了。

    從自己的情報上得知,高順是一個冷靜到令人發指的人,手底下還有劉玉的王牌部隊“陷陣營”。“陷陣營”的戰力有多么強大,孫策是知道的。很久之前劉玉能夠和天下的頂級諸侯抗衡,“陷陣營”出力不少。

    有這樣的人坐鎮荊州,以后要攻打荊州就變得十分困難了。

    可孫策如今的重心都是放在江東南下之上,荊州只能繼續保持關注而已。孫策也沒有多少實力可以向荊州伸出自己的影響。同時神武朝廷和江東現在是屬于對峙狀態,江東處于防守的態勢,在這種情況下,孫策不會主動去挑釁劉玉。壯大自身現在是孫策最好的選擇。

    只有手中的實力夠強大,腰桿子才能夠硬,孫策深知這個道理。

    益州的劉備對荊州的關注就更多了。荊州的主將換成了高順,劉備臉色就變得不好看了。

    天下人似乎對高順都不熟悉,可不代表像劉備這樣的諸侯不知道。高順名聲不顯,是因為他比較低調,平時劉玉也很少動用到他。一旦用到了高順,劉備就知道劉玉要動真格了。

    劉備用了很多時間去研究自己的對手,研究了劉玉如何崛起,和各種計策要行動之前的表現。慢慢的,劉備還真的摸索出了一定的套路出來。比方說,只要劉玉有動用到高順,就是劉玉要開始大動作的時候。現在高順到了荊州,豈不是說劉玉要對益州動手了?

    不單單是劉備想到了,徐庶和廖立等人都是想到了。

    在益州的州牧府大廳之中,劉備召集了所有的文武商議大事。

    劉備一身華麗的蜀錦服裝,頭戴劉氏冠,充滿威嚴地坐在主位上掃視著臺下的眾多文武們。

    經過上次的大勝,加上劉備的特意宣傳,此時的益州可以算是全部臣服在劉備的腳下。劉備這幾天可是意氣風發,志得意滿,開始幻想著自己以益州為根基,囤積兵力,最后進軍關中或者荊州,成就一番大業,最后踏上人生的巔峰。

    如此一來,劉備的狀態是很好的,好得不得了。

    “軍師,荊州被你率領大軍擊敗之后,劉玉那廝是驚懼了,現在把龐德給換掉,把高順給換了過來。此人雖說名聲不顯,可卻十分難對付,不知軍師可有對策?”劉備將目光放在了徐庶的身上,威嚴地開口問道。

    徐庶作為軍師,坐在劉備的下首之位,一聽劉備提問他,徐庶當下就出來說道:“主公,我軍如今在益州和荊州的各路關卡布置了重兵,荊州方向有任何的動靜,我益州都能夠得知。在下可以保證,荊州想要攻破我軍布置的防線,最少需要二十萬大軍!”

    經過一番的布置,徐庶有著這樣的自信。益州本來就是地勢險要,又處于長江的上游,河道崎嶇,荊州用水軍逆流而上進軍都不行。步兵進攻的話,靠著堅固的城防,徐庶相信任何部隊都要考慮一下自己的后勤能不能撐得住。

    “高順如主公所言,乃是劉玉麾下一個最為低調的大將,此人不動則已,一動則是雷霆萬鈞。在下已經暗中派出探子秘密監視荊州的動向。”

    “軍師謀劃極深,正合吾意!益州乃是吾之根基,需要謹慎!”益州穩如泰山,最高興就是劉備了。

    在這個時候,魏延站出來說道:“大哥,小弟以為,咱們需要和江東聯絡一下了。如今劉玉勢大,江東和我益州均是被其打壓,很容易被劉玉逐個擊破。之前雖然有聯盟,可一直不聯絡是不行的。”

    對于魏延這個說法,劉備與其他人都是驚訝的。要是這話出自徐庶啊,廖立啊,這樣的文人口中都算是正常的。可魏延作為一個武將有這樣的頭腦,的確是難得啊。

    “文長所言甚是。只是江東孫策已經被劉玉嚇破了膽子,短時間內是不會對劉玉動手的。”劉備看得很明白。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益州即便是有實力出兵,也有著巨大的問題所在。如果劉備一個人對付劉玉,在賬面上看是根本無法成功的。所以要想有所作為,就必須要和江東聯手。更重要的就是,江東的孫策先對劉玉動手,吸引巨大的火力,然后劉備才出兵,這樣的話,劉備才能夠得到最大的好處。

    很顯然,如果兩人聯手,孫策也是想著讓劉備先動手的。

    徐庶站出來說道:“主公,以在下之見,需派出一名能言善辯之士前往江東,和孫策商議聯合出兵之事。”

    “我等附議,軍師所言甚是!”其他人都覺得徐庶說的是必須要去做的。

    “那何人可擔此重任?”劉備也是同意,只不過事關重大,哪個人去就是一個大問題了。

    劉備掃視了一下在場所有的人。徐庶乃是軍師,職位重要,不能走。張松、法正、廖立等是有能力,但劉備現在又離不開他們。一時間,劉備有點為難,若是有人毛遂自薦就好了。

    好多人都急忙低下頭,不敢和劉備對視。不是他們不愿意為劉備分憂,只是前往江東是一件苦差事。益州和江東之間比較方便的道路,中間隔著一個荊州。要想從荊州不被人發現地通過,想來是不可能的。那么就要換另外的道理,翻越山間小路,冒著蛇蟲虎豹的威脅到達江東。無論選擇哪一條都有著生命的危險。功勞是小事,性命比較重要的。同時他們也不敢貿然舉薦他人,要是被別人以為自己是在害他,那豈不是不妙了。

    然而劉備麾下還是有不怕死的存在,只見伊籍大步走出來,一臉堅毅地對著劉備說道:“在下愿為主公分憂。”

    伊籍的口才是有的,當初就是他出馬把劉璋給說服了。

    劉備對伊籍的毛遂自薦感到滿意,一臉感動地說道:“機伯真乃吾之心腹也。汝這次前往江東,吾任命你為主薄!”

    所有人都沒有反對,伊籍冒著性命的危險前往江東,當然要有點身份才行,作為一個主薄前往是絕對可行。

    伊籍升官了,頓時激動萬分地說道:“在下一定不會讓主公失望的。”

    “主公,機伯前往江東,道路險要,路途艱險,在下以為,讓傅士仁將軍帶領人馬護衛前行,可保萬全!”徐庶對伊籍也很是欣賞,順手推舟讓和伊籍關系不錯的傅士仁也推了出來,畢竟上次也是他們二人合作的。

    “軍師考慮得是!就按照軍師所言!”劉備當下就認可了徐庶的建議。

    伊籍和傅士仁兩人準備妥當之后,在劉備和徐庶等人的歡送下,踏上了前往江東的道路。

    只是劉備他們不知道,法正和張松看著伊籍和傅士仁的背影,眼神中閃過了一絲殘忍的光芒。

    江東和劉備達成聯合出兵,對于神武朝廷來說是一個不好的消息。現在劉備主動派伊籍和傅士仁前往江東,那么張松和法正就不能讓劉備如愿了。

    伊籍和傅士仁帶著十幾個士兵假扮成商隊,試圖用這樣的掩飾而通過荊州的關卡。

    但是出了益州之后,伊籍和傅士仁發現劉軍關卡對來往的商賈搜查很是嚴格。一旦發現有違禁品,當場拿下。若是有反抗或者行賄之事,劉軍士兵是寧殺錯不放過的。

    伊籍和傅士仁的內心是緊緊的,他們身上可以有著前往孫策聯合的相關文書,要是被查到了,這小命還有的?

    考慮了一下之后,伊籍和傅士仁還是放棄了蒙混過關的想法。

    無法從荊州劉軍的領地中通過,那么就只能通過翻越山間小道到江東了。

    但是他們選擇了這么一條路,卻是就是九死一生。

    伊籍和傅士仁一行人走在山間的小道上。

    山道悠悠,綠意蔥蔥,乃是一番美景。傅士仁和伊籍倒是沒有什么好心情去欣賞。

    傅士仁有點感慨地說道:“機伯,你說咱們這次去江東,估計要花上不少的時間啊。”

    “為了主公,即便是千辛萬苦又如何?傅將軍,咱們這次可要小心一點,此間都不知道有多少的危險。”伊籍不知道怎么的,心中總有一點點不安。

    傅士仁深以為然,他們就這么一點點人,一路不出現什么大問題還好,一旦被劉軍發現了,那他們可能都要完蛋的。

    在傅士仁和伊籍一行人的道路樹林之中,有數十個蒙著臉的人冷冷地盯著他們。領頭的那個人更是一臉的陰翳,冷聲說道:“殺!”

    數十人拿出弓箭,對著伊籍和傅士仁射出了羽箭。

    傅士仁和伊籍等人被箭雨給打擊到了,他們知道自己遭遇了埋伏。傅士仁帶來的這些人都是劉備軍的精銳,這些羽箭對他們的傷害是很有限的。

    “殺!”數十人沖向了拿著刀劍沖向了傅士仁和伊籍。

    “敵襲!”傅士仁拔出腰間的寶劍,大聲呼喝著。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江西福利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