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最強套路王 > 第三百零九章 壞消息和更壞的消息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vfxobc.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黃昏,丁澤早已醒了過來,甚至換了衣服。

    夕陽光輝散落天地,通紅一片,丁澤坐在窗邊,透過窗戶正好可以看到那楓樹。

    之前丁家構造并非如此,入門是一深幽小徑,兩側岔路分散,通向各處住宅。其中路過楓樹,再走上三五分鐘,方才能到主宅子。

    之后母親失蹤,丁澤沒日沒夜的尋找,最終依舊無果,而母親唯一留給自己的,也唯這一棵楓樹。

    所以丁澤自然喜歡的不得了,甚至以永不回家來威脅丁克勒,必須每日醒來,睜眼便能看到楓樹才行。

    丁克勒沒辦法,只能依著丁澤,將丁家略微改造少許,方才有了現在的模樣。

    “媽...”丁澤雙眼酸紅,心中蒼涼悲愴。

    當年,他不肯回家時,那楓樹還是枝繁葉茂,如今十數年過去,再見只剩光禿禿的枝梢。

    時間流逝,一去不返。

    良久,丁澤屈膝抱腿,臉埋進懷中,再次抬起時,眼眶濕潤,鼻翼發紅。

    “媽,既然那糟老頭還能平安無事,足以說明你同樣平安。”

    “不管你在哪,等我。”

    丁澤抿了抿眼角,看著逐漸被黑夜吞噬的楓樹,神色愈加堅定冰冷。

    “叮咚。”

    正當丁澤懷舊結束,正要下床洗漱,尋找張陵時,系統聲突然響起。

    總是這么的猝不及防。

    “宿主睡醒時情緒異常,由于本系統的善解人意,便未出聲打擾,現在本系統告訴你一個壞消息,和一個更壞的消息,請問宿主先聽哪個?”

    丁澤嘴角抽搐,心中對系統怒罵千遍之后,小心翼翼的選擇壞消息。

    “由于系統升級出現漏洞,遭未知生命體進攻,扣除系統一百萬套路點修補漏洞。”

    “臥槽?!”丁澤聞言一愣,登時破口大罵。

    在密境中,他倒是套路守護妖獸千月,以及石屋內黑暗虛空中數個實力超強的大能,收獲一筆巨額套路點,說起來他也算的上一個富豪,只不過平時裝窮罷了。

    而且這些套路點,丁澤也有自己的打算的。

    將來涉足修仙界,如有危險這些套路點也能留著保命,而且現在的靈器斷崖雖然趁手,但也并非十全十美。

    丁澤將來可是勵志要成為擁有一堆仙器的存在,不存些套路點怎么能行。

    再加上他在秘境中,也想起滴滴打人功能,便查看一二。

    不過這滴滴打人系統也難得的算上系統中一大良心功能,其中不同實力之人,召喚所需的套路點也各不相同。

    其中低的數萬十數萬最多,其中數十萬,上百上千萬也不在少數。

    而丁澤當時考慮的自然是那價格低一些的十萬數十萬,可當他仔細查看,竟是發現那十數萬套路點叫來的幫手,境界還沒自己高。

    他當時瞬間心中只想罵爹。難不成叫來一個人,陪自己一起挨揍,好有個心理安慰?

    “那可是一百萬套路點啊!”丁澤怒吼,心理卻稍微足以承受壓力,“一萬兩萬套路點你坑也就坑了,這一百萬啊?!”

    雖然丁澤看似怒氣沖天,實則不然。

    首先,在當時科瑞基截殺自己,喚陰符召喚出一頭上古魔龍殘靈,原本他還想裝逼一二,逢人就說自己的寵物可是龍,可誰曾想,這狗東西見什么吃什么。

    基本天地間沒什么它不能吃的,不過幸好在秘境,其也算不負丁澤高期望,吞了那數道黑影,便直接陷入沉睡。

    緊接著就是從太美胯下噶下的蛋,孵化出的狗蛋兒,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使他更是心底嘆氣,無奈至極。

    同時還要時刻防備邋遢老頭以及系統,一個坑錢,一個坑套路點,若是再時常動肝火,丁澤都不敢肯定自己能不能活到踏足修仙界那一天。

    所以他早些時日便下定決心,不能讓環境適應自己,要讓自己適應環境,一切困難險阻,一定要靜下心來,心平...

    “叮咚。”

    “應宿主要求,扣除宿主兩萬五千套路點,宿主是否感到欣慰?不用感謝本系統,本系統就是一個活雷鋒。”

    心平...心平個屁啊!狗系統給老子出來!看我打不打死你!丁澤好不容易平息下來的氣息再度爆發。

    可丁澤多少也有過如此經驗,所以再如何去罵系統,系統向來直接潛水,所以丁澤咬了咬牙,喘著粗氣問道。

    “那入侵者知道是誰嗎?”

    “對方系統等級高于本系統,未被入侵已是萬幸,還想要本系統去追蹤一波?”系統聲音鄙夷,似乎對于言語中的慫意毫不在乎。

    “追蹤也行,要加錢。”

    丁澤咬了咬牙,強行忽略系統最后一句話。

    有時候,想要活的長一點,就要裝聾裝瞎才行。

    “那他是怎么找到你的?為何好巧不巧的在你升級途中入侵你?”丁澤皺了皺眉,總覺得其中疑點重重,思索無果后,詢問道。

    “本系統也不知道,不過宿主所想要追蹤的話,要加錢。”

    丁澤嘴角抽搐,雙眼無神,深深嘆了口氣,惆悵心累。

    想到那不翼而飛的一百萬...呸,一百零二萬五千套路點,丁澤便覺得世界好似缺了色彩,一片灰白。

    人與系統只見的信任,更是隔了一座大山,鑿不穿,移不走。

    成長本就是累計經驗的過程,此次便是血淋淋的教訓。

    不過知根知底,方能百戰不殆,摸清系統的套路,日后也能有所防備。

    “那更壞的消息呢?”丁澤嘆了口氣,木訥問道。

    他提醒自己,要保持冷靜,保持理智,心態放好,什么大風大浪不過爾爾。

    “請宿主不要這么做作,無論如何,結果不變,系統建議宿主在床上躺好,以免摔倒腦袋。”系統聲音滿是鄙夷,好似真人說話一般。

    丁澤甚至都懷疑,將來這系統等級再高一些,會不會當真化成真人出現。

    “說吧。”丁澤搖了搖頭,輕輕嘆息,心中不解可還是躺好出聲。

    “系統空間中,出現兩名陌生人士,暫無惡意,宿主自行查看。”

    “另外,”系統頓了頓,“宿主靈寵已進化完畢,同時找到上古魔龍殘靈...”

    “在宿主靈寵的組織鼓勵,它倆將系統空間中所有能吃的,都給吃了,能吃的...一絲不剩...”系統聲音落下,便再沒了蹤跡。

    丁澤渾身僵硬,面色更是木然起來,宛遭雷劈,片刻后雙眼一黑,當即昏迷在床,一動不動。

    果真,這系統倒也是體貼,還提醒丁澤躺好,以防現在昏迷倒地,多不雅觀。

    至于他什么時候能醒,或者還能不能醒...

    全憑天意吧。

    夜半,丁澤依舊昏迷,張陵來過一次,敲門無人應答之后,便直接離開了。

    只要是丁澤肯親自領回丁家居住的人,丁克勒再三提點,皆是賓客。

    所以張陵只是同那保安等等知會一聲便能上樓。

    “睡這么死?”張陵嘟噥著離開,但并未離開丁家,而是回到自己睡得屋子那里。

    他在這可是人生地不熟,而且身無分文,再加上他細皮嫩肉,腰間羅盤鼓鼓,回到天師道,鬼知道路途上又要認多少爹...

    一夜無言。

    次日清晨,十月半,早已入秋,天氣微有許些涼意。

    一陣電話鈴聲響起,丁澤捂著腦袋坐起。

    回憶起昨晚系統所說,他再度胸口一悶,雙眼發黑,差點再次昏迷過去,幸好這電話鈴聲響個不停,也算是在提醒著他。

    “兩個狗東西!他日,老子必然嘗嘗成精的狗肉是何等滋味!以及抽龍筋是種什么感覺!”丁澤捂著腦袋,兇狠低吼。

    隨后,他便在衣服上輕輕一點,電話接通,虎哥打來的。

    由于昨晚太過突然,丁澤衣服還未來得及換,便發生之后一幕。

    “丁哥,我們到了。”虎哥低聲道。

    “嗯,開進來吧,進門不拐彎,記得把門帶上。”丁澤看了看時間,九點多鐘,的確是有些晚了。

    到了他這種境界,睡眠時間將會越來越少,甚至將來不睡覺也能時刻保持精神狀態,但他現在消耗太大依舊會疲憊不堪,不過消氣片刻足以補償,且隨時都可醒來。

    若非昨晚怒火攻心,不然丁澤定會早早起來。

    畢竟接媳婦這種事,可大意不得,而且國外還有一勢力不小的家族已經和自己那小姨子聯姻,一個星期前便說最近她們要去國外,歐陽曦去嫁人,歐陽茜陪同。

    而丁澤的性子,又非多么溫和,在他看來,無論是小媳婦兒還是小姨子,都是自己的,誰敢娶,就讓他族譜升天!

    不過為了到時候給她們一個驚喜,所以丁澤也是壓制下內心激動,自始至終都未曾聯系她們。

    “丁哥...他們...他們不讓我進...還...還拿槍瞄著我...”虎哥聲音有些波動,其中恐懼占多。

    “噗!”丁澤差點一口老血噴出,可想了想交代幾句便是掛斷電話,拉上正盤坐修煉的張陵,跑向大門。

    門口,果真一排排的敬畏,手持磁炮,炮口藍色光團凝聚,隨時射擊,目標對是門口數十輛懸浮汽車。

    “我去!”丁澤面色一變,拉著一臉懵逼的張陵,加快速度,不過數個呼吸便是踏過百米。

    “停停停,都把槍放下!”丁澤叫道。

    “你們知道這一個藍色光團,對一個三十來歲的孩子,有多大的心理陰影嗎?!”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江西福利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