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 286-虎符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vfxobc.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瞧著阿巨好似失心瘋一般的大笑,阿良悄悄的問阿劫:“阿巨是不是瘋了?”

    阿劫無語的翻了個白眼:“去,你才瘋了呢。”

    說著,阿劫上前一步,問阿巨道:“阿巨,你到底怎么回事?為什么看到這一塊木頭,高興成這個樣子?”

    阿巨鼻子里只是哼哼的笑,他把那拼成一塊的木頭遞給阿劫,道:“你知道這是什么么?”

    阿劫搖搖頭,有些茫然:“什么啊?”

    土山一邊唔了一聲:“我覺得有些眼熟,好像,勇士大人做過這個東西,那木頭后面上的刃齒虎,還是雪用勇士大人的武器刻上去的來著。”

    阿劫誒了一聲:“土山你也知道么?”

    土山憨厚的一笑:“我就知道這么多。”

    阿劫:“···”

    急脾氣的阿良有些不耐煩了:“行了阿巨,你別吊著大家了,你快說這個東西是什么吧!”

    阿巨嘿嘿的笑,一臉神秘莫測的表情,他拿著手中的木頭,沖著大家:“這個,叫做虎符!”

    “虎符?”阿劫,阿良,包括是不喜歡說話的阿智都驚訝了:“那是什么?”

    土山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哦,原來這個東西叫做虎符啊。”

    阿巨搖頭:“我也不知道虎符是什么,不過勇士大人說了,軍武部是負責部落里的戰斗,是絕對的精英力量。過去,能命令軍武部的,只有族長和勇士大人。后來勇士大人覺得有些不安全,就做了這個虎符,從中間切開,他一半,我一半,只有兩個虎符在一起的時候,才可以命令的動軍武部。”

    “什么!!!”

    阿劫一跺腳:“你怎么不早說。”

    阿巨有些尷尬:“那不是之前沒想起來么,如果不是看到這半塊虎符的話,我都以為勇士大人把這個忘了。”

    阿劫從阿巨手中搶過虎符,問阿巨道:“是不是有了這個才可以命令軍武部?”

    阿巨點頭:“沒錯,如果有戰事什么的事情發生,軍武部只看虎符,如果沒有這個的話,就算是我,或者老族長,哪怕是一手創建軍武部的勇士大人,都沒有任何辦法指揮軍武部。”

    阿劫聞言楞了一下,低頭看著那兩塊木頭:“不是,有這么夸張么?”

    阿巨看阿劫道:“你不是軍武部的成員你肯定不知道,每一個軍武部的成員在加入軍武部的時候,都會向勇士大人發誓,一旦發生戰斗,只聽持有虎符人的話。”

    阿智旁邊答話:“之前我怎么不記得有這個呢?”

    阿巨哦哦一聲:“這是消滅黑山部落,勇士大人分封七個部門之后的事情了,你不知道也正常。”

    阿智點點頭,心說原來是這樣啊。

    反觀阿劫,他低著頭卻沉吟了起來。

    “阿巨,你剛才是說,如果有戰事的話,只有拿著虎符,才能命令的動軍武部吧?”阿劫問道。

    阿巨點頭:“是啊,我還以為勇士大人把虎符放在部落里了,所以剛才才有些激動。”

    阿劫嘿嘿的笑:“那是不是說,就算是老族長,沒有虎符的話,都沒辦法命令軍武部?”

    阿巨唔了一聲:“勇士大人說,一旦發生戰斗,除了虎符,誰的話都可以不聽。”

    阿劫繼續問道:“那這虎符有幾個呢?”

    “就這一個,被勇士大人分成兩半了,而且,其他人根本就模仿不出來。”阿巨老老實實的回答。

    阿良聽得不耐煩了:“阿劫,你到底想要說什么快點說行不,不然我揍你啊。”

    聞言阿劫直翻白眼,心說和阿良這家伙一起共事還真是難。

    于是乎,他抿了抿嘴巴道:“對白狐聯盟開戰,算是發生了戰事,還是沒有發生戰事?”

    “你說這些不都是廢話么,當然算發生,等等!你的意思是···”阿良原本是下意識的就要反駁阿劫,但是話到了嘴邊,忽然就明白了阿劫的意思,當時睜著眼問道。

    阿劫不住的點頭:“既然對白狐聯盟開戰算是戰事發生,那么,阿巨你的軍武部應該只聽虎符的話吧。”

    阿巨也明白了阿劫的意思,從他手中把虎符拿走,笑道:“就算是族長,也沒有權利命令我的軍武部行動,這是當初勇士大人和族長一起定下的規矩。”

    難題終于解開,眾人的臉上都不由自主的露出笑容來。

    虎符,虎符,多虧是勇士大人之前做了這么一個決定,不然的話,阿巨的軍武部,此時要么去霜谷部落幫忙,明知道是當也要上。

    要么,就擺出來與霜谷部落決裂的姿態,但是那樣做的話,只靠著三十人的軍武部,如何是霜谷部落近四百人的對手?

    但是,有了虎符就不一樣了。就算軍武部不聽指揮,那也有話說,當初明明是族長您和勇士大人商量好的,只聽虎符的話,想要讓我們動,那行,把虎符拿出來。

    不然?對不起,我們還是守好我們的東部平原吧。

    “勇士大人真的很厲害,他難道提前就知道了會有今天這種事情發什么?”阿巨手拿著虎符不禁感慨道。

    阿良與阿智以及土山三人都跟著嘆氣:“是啊,勇士大人真的很厲害的。”

    阿劫不說話了,他盯著阿巨手中的虎符看,心里只是在想為什么勇士大人會把虎符這么重要的東西帶在身上?難道他不怕丟了么?

    還是說,勇士大人早就防備著松贊,所以才帶上虎符,好即便是發生了什么事情之后,也不至于一點反抗的力量都沒有?

    該不會勇士大人只是覺得帶上這個東西好玩吧。

    后者的話還好,但如果是前者的話,那勇士大人也太恐怖了,他該是想多遠啊。

    心想到此,阿劫忍不住身子一機靈,忙抽了抽鼻子,不敢往下面去想。

    與此同時,在霜谷部落中,阿屠已經把阿巨答應軍武部出發的事情告訴了松贊,得知了這個消息的松贊立刻就去報告自己父親了。

    后者聞言,嘆了口氣,搖頭道:“知道了。”

    松贊愣了愣,問自己父親道:“父親大人,您怎么了?不舒服么?”

    老族長臉上勉強的揚起來了一個笑臉:“沒,沒有,你準備一下吧,等明天軍武部動身之后,就立刻讓阿屠帶著人去東部平原,把勇士找出來,可,可以的話,給他一個痛快。”

    松贊興奮的點頭:“明天我親自帶隊。”

    說著話,他便下去找毛猴了,既然軍武部已經決定動身,那就讓毛猴去通知白狐聯盟他們,準備吃掉阿巨和他的三十名成員。

    至于巴布那邊死了兒子怎么想,和自己完全無關,如果巴布敢說什么的話,那就連他一起殺,反正,現在部落中的權力差不多已經全在自己手上了。

    至于木蓮,哼,這個女人在自己剛去找她說明情況的時候,就已經站在自己這邊了。

    從始到終,這個女人也不過是對姬賊的死說了一句可惜罷了,哪像是阿巨阿牛他們這些笨蛋一樣,非要和自己這個未來的族長作對,想想也是可笑。

    以老族長的名義,毛猴從后勤部支走了一百二十頭獵物,先送給白狐聯盟做禮物,待等他們消滅了阿巨和他的軍武部之后,剩下的一百二十頭獵物,方才會送到。

    松贊不傻,他也怕一下子把獵物都給了他們后這些狡猾的家伙不做事,那么一來,自己豈不是要虧死了。

    對于自己的高瞻遠矚,松贊內心竊喜著,心說看來我和姬賊那家伙,差距也不大呀。

    只是,松贊又怎么會知道,他的聰明,終究只是一些上不了臺面的小聰明呢?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江西福利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