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錦衣血途 > 第360章 如影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vfxobc.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既然要在這里歇一晚,也就只能在此解決晚飯。

    雖說沿途有驛站補給,但畢竟是長途跋涉,所以車隊里還是帶了一些干糧。

    簡單吃過東西后,夜色已經完全遮蓋了天空,整個天地間都只剩下的“嘩啦啦”的雨聲。

    “大人,崗哨都已經安排好了,您放心歇息便是!”陳嘯庭來到沈岳身旁道。

    天下這么大的雨,沈岳又如何能睡得著,只聽他道:“嘯庭,你做事本官放心!”

    看沈岳這架勢是要長聊,這對陳嘯庭來說也不是常有的機會。

    于是他便答道:“回稟大人,這是卑職的職責!”

    沈岳笑了笑,接著便道:“忽延牧場的事,你做的也不錯!”

    這是沈岳第一次提及這件事,但陳嘯庭卻不敢居功,只聽他道:“大人謬贊,能為大人分憂,是卑職的榮幸!”

    雖然這些話都極度程式化,但恰恰是陳嘯庭此時最該說的話。

    沈岳聽了也很滿意,做下屬的能在任何時候都保持謙卑,才真正讓他感到安心。

    兩人在屋子里閑聊,但屋外的大雨仍然傾盆,值守在崗位上的校尉們,卻一刻也不敢松懈。

    而除了值守的校尉們,距離茅草屋更遠些的地方,也正有人淋著雨。

    這是兩名精壯漢子,看他們一身的穿著便知道,這兩人絕非本地山民。

    此時他們躲在趴在的草叢下窺伺著前方,那里的燈光就是他們的目標。

    “看來這些人就在這兒住下了,咱們可以回去告訴老大!”其中一名刀疤漢子說道。

    隨即兩人小心匍匐著后退,生怕驚動了茅屋周邊值守的校尉。

    當離開一段距離后,這兩人便迅速站起身來,然后往北方跑去。

    很快這幾人便找到了一處山洞,此時山洞里面還有亮光,洞口還有人守著。

    “老五,是我們!”

    驗明身份后,這兩人便進了山洞里面,感受到溫度上升讓這兩人一陣舒服。

    此時里面還有三人正圍坐著烤火,坐在最里面那人見探情況的人回來,便沖外面喊道:“老五,你也進來!”

    于是,他們這一行六人,整整齊齊圍坐在了火堆旁。

    每人手里拿著個餅烤著,便聽為首漢子問道:“情況怎么樣?”

    出去打探情況的刀疤漢子便道:“大哥,我剛才仔細看了,姓沈的今晚就住在這里!”

    為首漢子點了點頭,然后便道:“他們派了多少人值守,具體分布如何?”

    隨后,刀疤漢子便將情況詳細講述了一遍。

    聽完匯報,為首漢子咽下一口餅后,便對手下五位兄弟道:“吃飽了好好休息,等到半夜咱們就動手!”

    其他人都直接點頭應是,但這時刀疤漢子卻忍不住問道:“大哥,我實在想不明白,教里為何只派了咱們幾個過來,多派些人豈不勝算更大?”

    這問題刀疤漢子憋了許久,但懼于自己大哥威嚴和教規不敢多問,但馬上就要玩命他顧不到那么多了。

    而這個問題,此時也都浮現在其他人臉上,讓為首漢子不得不照顧手下人的情緒。

    所以他便答道:“原本教中是想派更多人來,但人太多了就容易暴露,要是在路上碰上官軍,咱們帶著家伙也全都得送命!”

    “還有就是,沈岳這人的在其隊伍前后都派有人看著,咱們人太多也容易被發現!”

    而最遭罪的是,他們想要下黑手就不能騎馬,人太多根本沒法走。

    解釋完這些后,為首漢子站起身來,對手下眾人道:“諸位兄弟,咱們都是教中老人了,教中規矩自然也都清楚!”

    “咱們的家人自會有人照顧,此番動手后的你我皆難保得性命,還忘諸位想想家中親人,萬勿留下活口!”

    這話聽得在場眾人心頭沉重,任誰的生命開始倒計時,都無法保持心中坦然。

    他們六個人及其家人都串聯在一起,只要其中一個人被抓吐露了消息,六家人的性命都保不住。

    白蓮教在吸納教眾時是圣母,但只有他們這些資深教眾,才清楚白蓮教究竟是怎么個組織。

    “大哥放心,既然以身許教,回歸神母是我們的榮幸!”一名漢子沉聲道。

    有了第一個人表態,其他人也都紛紛表明態度,一支死士隊伍就此形成。

    拿出一個水囊,為首漢子便道:“都是好兄弟,今日喝著最后一口酒,下輩子我們還做兄弟!”

    這話更是聽得苦澀,待為首漢子豪飲下一口后,酒囊便在剩下漢子間傳遞。

    山洞里的氣氛仍舊沉重,這個時候躺在火堆旁,即便享受著溫暖也難以入睡。

    在這幾人腦海中,家中妻兒老小的畫面輪轉出現。

    明月高升,暴雨逐漸轉為大雨,在夜深時候已經減弱為毛毛細雨。

    夜半三更正是犯困的時候,但陳嘯庭設置了兩班崗哨,所以現在到了交接的時候。

    劉建平穿戴好鎧甲,便對迎面而來的牧長歌道:“牧兄,可辛苦你了!”

    牧長歌提著佩刀,一邊離開一邊道:“你們運氣倒好,來了雨就停了!”

    誰先誰后是他倆自己決定的,所以淋雨牧長歌也只能怪自己倒霉,他現在只想著趕緊進去睡一覺。

    牧長歌離開后,劉建平整理好甲胄便繞著茅屋巡視起來。

    手下的九名校尉,分別在茅屋四周散布,只留了一個守在的茅屋門口。

    其實這時所有人都剛睡醒,精神頭都很不錯,所以劉建平也沒發現什么不妥之處。

    作為小旗官,劉建平自然是不用在外面干站著,繞了兩圈后他便回到了茅屋內,接著燭光擦起刀來。

    而在方才刀疤漢子窺伺的地方,此時六名大漢躲在此處,為首漢子悄悄觀察著情況。

    這時刀疤漢子便問道:“大哥,我們什么時候動手?”

    為首漢子想了想后,便道:“先不著急,再等半個時辰,咱們動手!”

    再等半個時辰,目的是為了讓值守的校尉們懈怠,然后才有可乘之機。

    其實這也怪他們來晚了一點兒,如果他們在換崗之前半個時辰到,那也是絕佳的動手機會。

    所以,現在他們只能等待,同時也祈禱老天能再降下幾滴雨來。

    有了雨聲作掩護,他們的行動才更有可能成功。

    偏偏這時,天空又是一聲驚雷。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江西福利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