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我的老公是混妖 > 第124章 狗腿的待遇太低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vfxobc.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差距啊差距!人和人的差距還真不是一般的小!

    但是,她好歹是他的狗腿,他就不能給她吃飽點穿暖點嗎?害得她隨時像個可憐的小叫花一樣。

    雪瑾眼中發射的憤怒光波更加猛烈了。

    “各位,請大家移步到貴賓席就坐。”仙子般的美女開口了。

    雪瑾跟隨著眾人的步伐往前移動,來到拍賣間的座位區域。她發現,每個座位上都貼著標簽,分別寫上了名字。銀瀧和梨落兩人的座位挨著,在前面幾排的位置。而她的名字,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連板凳都是根破爛的木頭板凳,上面還有毛刺的那種,一看就知道會扎人。

    這個……也太那啥了吧。難不成在分配座位時就知道了她是個低等人類了嗎?

    “請各位就坐。”仙子般的美女翩然移動到正前方的位置,朝貴賓席的眾人微鞠一躬,“拍賣馬上開始,請各位稍作休息。”

    美女話音剛落,就有人開始低聲討論了。好多人都把頭側向旁邊的人,像是在交待或者商討什么。他們臉上的表情嚴肅鄭重,似乎接下來的拍賣對他們而言格外重要。

    不知道等會兒都有些什么東西會拿來拍賣?坐在最后一排的雪瑾不由得伸長了脖子。

    “還沒開始呢,先坐下吧。”不知何時,碧螺竟然搬根凳子來到了她的身旁,笑著對她說到。

    這笑,太虛假了吧。雪瑾回碧螺一個同樣虛假的笑容,扶著前排板凳的靠背慢慢坐下了。

    “人類女孩,我問你,你真的見到黎婆婆了?”碧螺的語氣非常非常地友善,“你能不能多跟我說說關于黎婆婆的事?”

    這個嘛,說來就話長了。但是她犯得著跟碧螺說嗎?畢竟,碧螺現在的表情假得不能再假了。

    雪瑾假笑一聲,略微轉身、背對著碧螺。

    “你可別不識好歹!”碧螺吃了個閉門羹,頓時就不痛快了。要不是因為想打聽黎婆婆的事,碧螺根本不屑跟這個人類多說一句話。

    看吧,瞬間就暴露真面目了。

    “哼!”雪瑾用一聲很有傲氣的冷哼結束了這場對話。話不投機半句多,她就是這么有個性!誰讓她跟了位有個性的主子呢?

    “你!”碧螺氣得踢翻了板凳。這個人類,居然敢這么對她碧螺?是誰送這個人類的骨氣?

    “你給我等著,山水總相逢,你可別被我逮著了。”碧螺撂下這話,氣勢洶洶回到自己的座位。

    雪瑾沖碧螺擠出個鬼臉,不以為然地搖頭晃腦。沒錯,她就是這么硬氣。在人類世界如此,在妖界也如此。

    房間里突然暗了下來,在貴賓席前方的高臺上,冉冉升起了一個巨大的玻璃柜臺。那柜臺四面密封,似乎沒有縫隙。

    “各位,我們的拍賣正式開始了。”

    隨著美女悅耳的聲音,那柜臺里憑空出現了一顆雞蛋大小的紅色石頭。

    從貴賓席,發出一陣驚嘆聲,似乎看到了了不起的東西。

    “這是情人淚,是女巫為自己死去的愛人所流的淚水。”悅耳的聲音透著點悲涼。

    撲哧!從貴賓席的后面角落里,傳來不合時宜的笑聲。

    頓時,雪瑾所做的位置亮起了燈光。眾人憤憤然扭頭回望,看見雪瑾正捂嘴笑呢。

    “太沒素質了吧?”有人說。

    “對不住對不住!”雪瑾也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連忙道歉到,“我只是覺得有點奇怪。你們想啊,這么大一顆,得流多少淚啊!而且,她的淚水也太奇怪了吧,居然凝結成石頭!”

    這時,從貴賓席前面,騰地站起來一個身穿斗篷的人。這人全身被包裹得嚴嚴實實的,只露出一雙眼睛。

    這人站立的位置也亮起了燈光。

    “眼淚能凝結成石頭,很奇怪嗎?”這人的聲音聽著有點奇怪,像是刻意變聲過。說完,這人把戴著手套的雙手放在眼睛旁,片刻過后,把雙手攤開。

    那雙手里,安靜地躺著兩顆紅豆大小的紅色石頭。

    原來真的可以啊,雪瑾干笑幾聲,“對不起啊,是我孤陋寡聞了。”

    “沒想到女巫的后人也來了。”貴賓席有人說到,“但是,今天這里是拍賣會,誰拍到就是誰的。”

    “那是自然。”身穿斗篷那人淡淡說到,“我來這里,就是要拍回原本屬于我們的東西。”

    “好了各位,那我們繼續吧。”美女出現在玻璃柜臺旁,朝眾人大方得體地笑著,“情人淚,拍賣開始。”

    貴賓席有人舉起了手,兩根手指擺出了耶的手勢,“兩千。”

    什么?后面角落里雪瑾驚嘆到。一上來就這么高?兩千金幣的話,相當于人類世界的兩百萬了!一顆石頭而已,至于嗎?

    又有人舉起了人,亮出三根手指,“我出三千金幣。”這人就是剛剛那個穿斗篷的人。

    媽媽呀!直接加了一百萬呢!這些人的錢都是釘耙耙來的嗎?雪瑾忍不住摁了摁衣兜里的五百金幣,頓時覺得自己有那么一丁點兒,寒酸。

    她忍不住抬頭看向了前排的銀瀧筒子。那廝正人模狗樣端坐著呢!哼,美人在側,早就把她這個狗腿子忘到九霄云外了吧。

    “我出五千。”最開始那位喊價的人又舉起了手,把五根手指伸展著。

    看來,這人非得要跟穿斗篷的人爭一爭。

    穿斗篷的人騰地站起,豎起一根手指,“我出一萬金幣。如果還有人跟我爭,我就再加上生死斗。”

    貴賓席頓時沒有了聲音。

    最先喊價的那人憤憤地瞪了要穿斗篷這人,咬牙切齒地雙手緊緊抓住座位。

    高臺上美女開口了,“情人淚,還有沒有人競價?沒有的話,就歸這位了。”她抬手指向穿斗篷這人。

    沒有人做聲。情人淚雖然不錯,但是要以命相搏,那還是算了吧。坐在這里的人非富即貴,沒必要為了塊石頭去冒生命危險。

    “那么,情人淚就歸這位了。”美女把手輕輕地搭在玻璃柜上,從柜子中間閃爍出紅色的光芒,那光芒直奔穿斗篷的人身邊,落在那人手上。就是柜里的情人淚。

    穿斗篷的人把那情人淚緊緊捂住,在座位上停留片刻后,猛地站起來,邁開大步就走了。

    看來,真的是專為這一樣物品而來。吃瓜群眾雪瑾得出了判斷。也不知道那塊石頭,怎么就值那么多錢。

    “那么,我們接下來拍賣第二件。”

    伴隨著美女的聲音,從柜臺里冒出了一只貓,那貓又肥又丑,眼睛都瞇成了一條縫。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江西福利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