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這愛妃有毒 > 35:脫坑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vfxobc.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林邇毫不猶豫得脫下自己的外杉附身蓋在尹小西的身上。

    眼眸近處她如蝶翼般的睫毛搭在眼瞼處,月色下白皙通透的皮膚就如剛剝了殼的雞蛋,高挺的鼻梁將整個五官撐的立體,鼻梁下方那兩瓣如櫻花般粉嫩的雙唇嬌艷欲滴。

    渾身突然多了一絲暖意,尹小西從睡夢中醒來,看著眼前正盯著自己的放大無數倍的林邇的臉,瞪大了眼珠看著他,“肆王爺在看什么?”

    林邇連忙收回視線起身背著雙手望向夜空,“給你披件外衣罷了。”

    尹小西起身,將外衣還給林邇,“喲,還是第一次聽肆王爺對我稱你呢,稀罕啊。”

    尹小西的話,引得林邇臉上泛起一陣紅暈,奈何夜色太暗,尹小西根本察覺不出來。

    林邇輕咳了一聲,冷冷得說道,“我可以躍出去,只是……”

    聽到可以出去,尹小西頓時來了勁頭,“還只是什么,能出去你不早說,非得熬到這么晚。我都快餓死了,這里又餓又冷的。

    我看你就是看不慣我,想讓我冷死餓死在這。”

    尹小西氣哼哼得哼了他一聲。

    林邇連忙解釋,“我不是。”

    其實林邇想說的是,我并未看不慣你,相反的,我有點……

    “那你還不趕緊把我弄出去。”

    “只是,出去需要,需要碰到你。”林邇說的有些吞吞吐吐,臉上的紅暈散開來,整張臉都白里透著緋紅。

    尹小西面朝他而站,張開雙臂,“隨你碰,只要能夠出去。”

    林邇:“……”

    這女人,真不知羞恥為何物嗎?

    別過臉去不看她,“你……”

    尹小西一臉的無所謂,“我怎么了,不是說可以出去嗎,還愣著干什么,你還要在這里過夜嗎?莫非肆王爺能出去而不行動是想與我在這里過夜?”

    林邇實在拿她沒辦法,也懶得再說教、爭執、解釋,反正她也不會聽,不會顧及什么禮義廉恥。

    猛回過頭,張開雙手將她打橫抱起,腳下一蹬,便抱著她飛出了坑。

    尹小西在肆王爺懷中看著這廣闊的視野,雖已有些暗了,但視野仍舊開闊,忽明忽暗的夜色下,竟覺得這里美極了。

    “還是外面好。”欣喜得感嘆,看向仍舊抱著自己的林邇,笑的如沐春風。

    笑容就似慢性毒藥,由他的眼眸沁入心臟,再順著血管流散至全身,林邇的嘴角似也跟著有了一絲弧度。

    一陣夜風襲來,尹小西在林邇懷中打了個寒顫,林邇收回視線,但并未將她放下,而是朝著林子另一個方向走去。

    尹小西:“你之前就能出來,干嘛現在才說啊?”

    林邇:“男女授受不親。”

    尹小西:“那你現在抱著我不叫男女授受不親?”

    林邇:“……不叫。”

    尹小西:“為何?”

    林邇:“非常之狀況當以非常之理。”

    尹小西:“你在說繞口令嗎?”

    林邇:“傳聞尹將軍府中的大小姐知書達理,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為何我看你不像。”

    尹小西:“……你懂不懂什么叫謠言?”

    林邇:“何意?”

    尹小西揮了揮手又重新將手緊緊得扣在他修長的脖頸上,“算了算了,說了你也不會懂。”

    林邇:“我學富五車,這世間沒有我不懂的。”

    尹小西:“嘖嘖嘖,不要臉,我發現你比皇上還要自戀。”

    林邇:“……”

    尹小西突然回過神來,“不過你為什么一直抱著我走,我又沒受傷,可以自己走啊。”

    林邇頓住腳步,看了一眼懷中的人,明眸瀲滟,膚如凝脂,國色天香,雙手不自覺的扣緊,實在有些不舍就此放下。

    “這林中陷阱多,我怕等下你再掉哪里,若是皇兄怪罪下來,我擔待不起。”

    尹小西原本還想下來自己走的,畢竟這么抱著也挺尷尬的,雖然暖,還不用走路,但是一聽他說林中陷阱多,想到乖乖蹄子上的夾子,便收回了腳,乖乖呆在他的懷中。

    走了不知道多久,遠處瞧見了一隊人馬拿著火把在尋人。

    林邇停了下來,將她放于地上,有些不舍得說道,“前方有人了,你再往前走幾步他們便能看見你。”

    “那你呢?”尹小西瞪大了眼珠望向他。

    只見林邇二話不說,附身將她摟入懷中,很緊,力道很大,似快要將她揉碎般,感覺到快要窒息的時候,他又突然松開了,一個飛身,一言不發地竄入到了無盡的黑夜之中。

    尹小西站在原地,凌亂了。

    這是個什么鬼,突然一抱又突然消失……

    這人腦子是不正常嗎?難怪光棍兒這么多年……

    果然皇家的邏輯都不同常人,皇上也時常莫名其妙半夜出現在自己床邊,嚇她個半死。

    尹小西輕輕敲了敲腦袋,收回思緒,向前呼喚了幾聲,“喂,我在這呢,我在這。”

    盡可能的伸長了手臂用力的朝著火把的方向揮舞著。

    聽到了聲音,皇上騎著駿馬飛馳而來,在看見她的一瞬間,飛身下馬,朝她撲了過來,將她緊緊得摟入懷中。

    用的力道同樣很大。

    尹小西:“……”

    這皇家的人都是從小擲鉛球長大的?

    在即將窒息的瞬間,尹小西用力得喚皇上,“皇,上。”

    皇上連忙撒開她,雙手不斷得旋轉她的身體,看看她有沒有受傷。

    身后賀統領騎著馬趕了過來,當即跪在尹小西面前,“是奴才疏忽,才跟丟了娘娘,讓娘娘身陷險境。請娘娘責罰。”

    尹小西看著賀統領,看著他脖子處的鞭痕,估計應該是被皇上給責罰過了,滿臉的愧疚,本就是她自己貪玩兒才甩掉了賀統領,如今還害得他受罰。

    “賀統領起來吧,不賴你,是我自己不小心才走丟了的。”

    隨即又面向皇上解釋道,“乖乖被狩獵夾給夾住了,流了好多血,我想去叫人來幫忙,可是越走越遠,都不知道自己走到哪里去了。”

    皇上心疼的看著她手上的血,“傷到哪兒了?”

    尹小西雙手一拍,擦了擦手上的血漬,“我沒受傷,這是乖乖身上的血。對了,你們找到乖乖沒有,它現在有事沒事,嚴不嚴重?”

    皇上瞪了她一眼,“已經找到了,早就送回營帳醫治了。都不知道關心自己的安危,還擔心一匹馬,朕都不知道你是如何想的。”

    尹小西朝著皇上咧嘴笑了笑,“嘻嘻,臣妾有皇上啊,還怕什么。”

    皇上寵溺得在她頭頂輕輕一敲,“你都快要嚇死朕了,你知不知道。”

    尹小西拽著皇上的胳膊左右搖晃開始撒嬌,“好啦好啦,我知道皇上最好啦,可是我現在好餓哦,一天沒吃東西了,皇上有沒有吃的。”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江西福利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