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大國名廚 > 第一卷:網紅食堂 第018章 想吃天鵝的癩蛤蟆!

第一卷:網紅食堂 第018章 想吃天鵝的癩蛤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vfxobc.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對不起,謝謝你。”

    丁嬋從包里拿出紙巾擦拭淚珠。

    睫毛膏擦沒了,俏目卻變得異常清澈、明亮。

    “以后這兩個詞就不要對我說了。”喬智故意生氣地說道,“我很討厭你這樣。”

    丁嬋微微一怔,低下頭,用腳踢地上的石子。

    喬智嚴肅地說道:“食堂未來要面對數千名學生客戶,靠咱倆肯定不行,所以必須要聘請一批員工。你爸手下的這些老員工雖然達不到我的要求,但勉強可以一用。而且他們的忠誠度沒問題,你可是他們的債主。如果他們將來辭職,所面臨的可不是一兩個月的工資損失。”

    丁嬋復雜地望著喬智,暗忖自己剛才白感激他,這家伙在算計那群大爺大媽。

    “你看能否找個地方,我要給她們做崗前培訓。”喬智摸著下巴,分析道。

    “學校最不缺的便是教室,這件事包在我身上。”丁嬋拍著胸脯保證道。

    “那就交給你了。”喬智面色凝重,網紅食堂正式對外營業,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前期準備工作很多,裝修是硬件設施,員工培訓是軟件設施,一樣都不能少。

    兩人離開食堂,朝公交站臺方向走,迎面看到周沖靠在寶馬車旁。

    他見到丁嬋眼前一亮,笑著說道:“怎么?看上去不高興,被追著要債的感覺不好吧?上我的車,我帶你先去體驗浪漫的晚餐,再到銀行取錢,幫你償還你爸拖欠的工資。”

    丁嬋迅速反應過來,怒道:“原來他們是你慫恿過來的?”

    周沖聳肩,冷嘲,“慫恿這詞用的不對,我是善意的提醒,同時引爆炸彈,也是對新老板有個提醒,攤子太爛,一般人接不了盤。”

    丁嬋心里堵得厲害,她知道如果自己答應周沖,做他的女朋友,憑借周沖的家世,自己可以輕松熬過去。

    但人與人相處,分正負極,正負會吸引,反之會排斥。

    周沖追求自己的方式,太過于直接和粗暴。

    喬智站在丁嬋的身前,他對周沖這個富二代也是厭惡至極,“想要追求一個人,最起碼要學會尊重對方。”

    “尊重?對不起,在我的字典里沒有這個詞。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如果我得不到的東西,我情愿毀掉。”周沖目光錯愕,鄙夷,而后便是冷淡。

    這家伙是霸道總裁的電視劇看多了吧?

    喬智苦笑道:“你走吧,丁嬋不會跟你走。”

    周沖威脅道:“你跟不跟我走?你知道我的脾氣,違背我的意思,我會發瘋。”

    周沖的確是個瘋子,仗著家中有錢,在學校里不可一世、橫行霸道。

    之前籃球場斗毆,將對方打成重傷,結果學校不僅沒批評,還將那個傷員給做了處分。

    “你別惹他。”丁嬋露出畏懼之色,開始動搖,準備答應跟周沖離開。

    她的手腕卻是一緊。

    不遠處一輛公交車駛入站臺,喬智突然拉住丁嬋的手腕,疾馳數米,直接上了公交車。

    公交車上人不多。

    喬智和丁嬋在后排找了個位置坐下,丁嬋將手收回,面色潮紅,“這是幾路車?”

    “管他幾路,擺脫那個家伙,才是正解。”喬智笑道。

    丁嬋將頭貼近車窗,果然看見周沖瘋狂地跺腳大罵,忍不住笑出聲,旋即愁容涌現,“惹惱他可不是什么好事。食堂開在學校內,他是學校一霸,以后肯定會來鬧事。”

    喬智雖說有點錢,但也有限,否則,他怎么會擠公交車,起碼也得打個專車吧?

    “咱不惹事,但不怕事。”喬智自信地安慰,心想,如果周沖真要亂來,他不僅會接著,還會反擊。

    大學生談戀愛是正常事,尤其是丁嬋這種校花,從來不缺少追求者,但像周沖這樣威逼利誘地方式,喬智覺得很難接受。

    他并不是那種沒事找事的性格,只是現在丁嬋是他手下的員工,該幫的忙,還是得幫。

    ……

    跟丁嬋分別,去蔬菜肉類批發市場,跑了一圈,考察行情。

    倒不是為了省錢,而是要找到食材新鮮、性價比最高的菜商。

    淮香集團有現成的食材供應商,食材質量不錯,但價格太過昂貴,網紅食堂面對的是學生群體,定價不能太高,因此拿他們的菜,本都回不來,別提盈利了。

    當然,這也是初創時期遇到的困難,等生意穩定,食材供應量增加,進貨的價格還可以往下壓。

    走出菜市場,手機響了起來,一個陌生電話號碼,接通之后,竟是意想不到的人。

    “喬智,晚上有空嗎?今天發工資,我請你吃飯。”郭燕捂著電話,輕聲說道。

    “我沒聽錯吧,你請我吃飯?”喬智吃驚地說道。

    “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其實我還邀請了其他人,你得扮演我的男朋友。”郭燕懇求道,“看在咱們同事一場的份上,你就幫幫我吧。我在這個城市沒什么朋友,你在工作時對我的照顧,我一直看在眼里,知道你是個特別善良的人。”

    喬智暗嘆了口氣,“行吧,你等下將地址發給我。”

    郭燕激動地說道:“太感謝你了。”

    喬智按照郭燕提供的地址,準時抵達餐廳,郭燕早就等了很久,坐在卡座上,朝喬智招手。喬智準備挨著她坐下,郭燕眼中閃過一抹異樣之色,笑道:“你坐在對面。”

    喬智按照郭燕的指示做好,郭燕站了起來,朝門口走去,喬智轉身望去,卻見陳明和包通等一群淮香酒樓的后廚工作人員走了過來。

    喬智皺眉,意識到郭燕給自己打那個電話有問題。

    包通坐下之后,沖著喬智笑道:“你小子果然對燕兒有好感,今天燕兒說讓你扮演她的男朋友,是不是心花怒放啊?”

    旁邊的人都哄堂大笑,將喬智看成想吃天鵝的癩蛤蟆。

    “看來是我犯傻了。”喬智面無表情地站起身,目光落在郭燕的臉上,她嘴角上揚,顯然也沉浸在整蠱的樂趣當中。

    “你別走啊!”包通享受戲耍喬智的樂趣,按住喬智的肩膀,“今天是咱們后廚的大聚會,雖然你已經被開除,但咱們還是視你為一份子,今天也算是給你送別了。剛才給你開個玩笑,你心胸不要那么狹隘嗎!”

    包通是個睚眥必報的人,那天他舅舅罵他的事情,耿耿于懷,一直藏在心中,所以便導演了今天這出戲碼,讓郭燕欺騙喬智過來,當眾羞辱他一番。

    他也懷疑喬智和集團總裁宋恒德有什么特殊關系,所以專門到總經辦打探,結果沒有找到任何直接聯系。

    喬智肩膀一抖,彈開包通的肥掌,“做人不要太囂張,不然可是要吃苦頭的。”

    包通不悅道:“高估你了,這么開不起玩笑……”

    “開你妹的玩笑……”

    喬智揮出一拳,帶著風聲,擊中包通的面門,后者只覺得頭暈目眩,重重地倒在地上……

    其他人趕緊將包通給扶起來,查看他有沒有事。

    “愣著做什么,給我上,找回場子啊。”包通摸著鼻子,也不知是不是鼻骨斷了,血汩汩地往外流。

    后廚的那幫人膽子都挺小,大眼瞪小眼,沒人上前。

    喬智正準備走到包通面前,將他拎起來,再好好地修理一番,胳膊突然被拉住了。

    “別打了,鬧大不好。”

    喬智轉身,竟然是陶茹雪,“你怎么在這兒?”

    “跟我一個同事約了飯,你還真夠出息的!在餐廳打架,跟小痞子有什么區別。”陶茹雪失望地說道。

    “男的?”淡淡的酸味。

    “女的!”不屑的辣味。

    落在喬智的耳朵里,陶茹雪的話,字字帶刺。

    但其他人通過喬智和陶茹雪的對話,便可以看出兩人的關系異乎尋常。

    最為驚訝的是郭燕,她一直認為喬智是個屌絲,偷偷暗戀自己的愛慕者。

    陶茹雪站在不遠處,她的聲音宛如風鈴,氣質優雅脫俗,自己跟她站在一起,宛如仙女和村姑。

    喬智和陶茹雪會是情侶嗎?

    太難以置信了。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喬智甩開陶茹雪的手,指著包通怒道,“希望這是我們最后一次見面,不然見一次打你一次。”

    包通面色慘白,哆嗦道:“你給我等著,你給我等著……”他跟同事吩咐道,“把手機給我,我現在就搖人。”

    陶茹雪擔心事態惡化,趕緊將喬智朝外面拖,來到停車場,將喬智塞入車內,“你給我好好地在這里待著,不然我立即給你爸打電話……”

    喬智聽到陶茹雪用父親要挾自己,嘴唇抖了抖,沒有繼續說話。

    陶茹雪走入餐館,從價值好幾萬的皮包取出錢夾,抽了幾張鈔票和名片壓在桌面上,“今晚的事情,我向大家道歉。去醫院檢查一下,如果很嚴重,可以打電話給我。”

    包通將名片接到手里,眼中露出驚訝,難怪覺得陶茹雪眼熟,竟然是電視臺主持人。

    不對,好像還是淮香集團的……大小姐。

    “對不起,今天我得爽約了。”陶茹雪跟約好的同事致歉。

    “剛才那個男人是你朋友。”女同事八卦心涌起。

    “是我老公,你信嗎……”

    陶茹雪沒想到會這么輕松地說出這個名詞,朝女同事眨了眨眼,淺笑離開。

    “還真會開玩笑。”女同事泯了口檸檬水,壓驚。

    片刻之后,陶茹雪坐在駕駛座上,發動車子。

    喬智眉頭上揚,“你不是約了同事嗎?”

    “取消了。”陶茹雪聲音地說道。

    “是因為我的緣故嗎,看來我在你心中還不至于一點地位都沒有。”喬智笑道。

    陶茹雪芳心微動,冷笑:“就是陶家的一條狗在外面惹事,我也不會坐視不理。”

    喬智蹙眉,原本稍有的感動,煙消云散。

    “我是狗,那你是什么。你嘴巴太損了。”

    “嗬,彼此彼此。”

    陶茹雪下意識反唇相譏。

    果然兩人天生就是冤家,只要在一起,沒幾句話就得干仗!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江西福利彩票开奖结果